同性婚姻维权第一案

0


转自马略卡人:同性婚姻第一案        2016年4月13日,同性婚姻维权第一案在长沙市芙蓉区人民法院开庭,庭审持续了三个小时。       前来参与旁听的民众早早就排起了长队,最终有百余人进入庭审现场参与了旁

同性婚姻第一案
        2016年4月13日,同性婚姻维权第一案在长沙市芙蓉区人民法院开庭,庭审持续了三个小时。
       前来参与旁听的民众早早就排起了长队,最终有百余人进入庭审现场参与了旁听。而没能够拿到旁听证的民众也站在法院门口,等待结果,不愿离去。
事件回顾
        2015年6月23日,孙文麟与胡明亮到被告芙蓉区民政局申请登记结婚,婚姻登记处工作人员以孙、胡二人的申请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规定的结婚登记条件,拒绝为二人办理婚姻登记。据悉,工作人员指着法条告知两人,“只有一男一女才能结婚”。 
        孙文麟、胡明亮认为,《婚姻法》的原文并不是“一男一女”,而是“一夫一妻”,“一夫一妻”并不是指要一男一女的异性恋才能结婚。而被告处的工作人员对法律的理解错误,并混淆了“一夫一妻”和“一男一女”两个概念。众所周知,“一夫一妻”是针对多妻制或者多夫制而言,“一男一女”是指性别,“一夫一妻”与“一男一女”是两回事情。这一论点也成为双方当天在法庭上辩论的一大要点。
        他们认为,中国法律没有禁止同性婚姻的明确规定,芙蓉区民政局的行政行为侵犯他们的合法权利,怠于履行行政机关应尽的职责,2015年12月16日,胡文鳞和代理律师石伏龙向长沙市芙蓉区人民法院提交了行政诉讼材料,请求判令芙蓉区民政局为其办理婚姻登记手续。
当庭宣判
       庭审结束,法院当庭宣判:胡明亮、孙文麟败诉,驳回原告请求,我国的婚姻法规定,第二、五、八条,只允许男女双方登记。
“我会上诉”
        代理律师石律师表示,对于结果我很失望,也很难过,但我们维权脚步不会就此停止,这只是开始。
        当事人孙文麟则表明了要上诉的态度。

开庭前后
02
开庭前
开庭前两天,孙文麟接受了同志亦凡人的采访。我们一同去了法院和婚姻登记处,他在法院前停留了一会儿,神情镇定自若。当问到他对于开庭是否紧张,他笑着摇了摇头,我不紧张。在婚姻登记处,他身披彩虹旗站在门口拍了张照。
01
开庭前
开庭前一天,孙文麟和胡明亮去拍摄了婚纱照。在化妆间隙,孙文麟依旧忙于接受不同媒体和记者的采访,手机铃声也不断响起,几次中断了采访。都是关心这件案子的人,他说。
换好衣服以后,一行人来到一家影楼拍摄婚纱照片。除了拍摄两个人的亲密照以外,他们还找来了一块红布贴在墙上,拍摄完成了属于他们的结婚证照片。
01
开庭后

庭审后一天。我们得到消息,孙文麟今天已经辞职,将致力于接下来的上诉和向更多的人分享关于同性婚姻议题的看法。

关于作者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