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华爆炸遇难博士后:母亲卖鸡蛋供养其读书(图)

0


今天(12月18日)上午,清华大学何添楼化学实验室231房间起火爆炸。随后,清华大学官微发布消息称,死者为博士后实验人员,经排查,事故现场未发现其他人员。  经搜狐新闻当事人栏目多方确认,死者系清华大学化学学院博士后孟祥见。截至目前,伤亡火灾事故原因仍在调查中。  “窗户和阳台都炸飞了”  12月1今天(12月18日)上午,清华大学何添楼化学实验室231房间起火爆炸。随后,清华大学官微发布消息称,死者为博士后实验人员,经排查,事故现场未发现其他人员。

  经搜狐新闻当事人栏目多方确认,死者系清华大学化学学院博士后孟祥见。截至目前,伤亡火灾事故原因仍在调查中。

  “窗户和阳台都炸飞了”

  12月18日上午10点10分左右,清华大学何添楼化学实验室231房间发生火灾事故。

  根据出警记录,10点26分,警方接到一名清华大学国际部学生报警,获知起火地点。10点45分时,消防队已出动消防车灭火,并运用云梯将楼顶5名被困人员救出。

  当时,在警方记录中仍未有人员伤亡的消息,直到11点10分,事故现场发现一具尸体,“已无法辨认男女。”

  最终确认,死者名叫孟祥见,原籍安徽萧县,是清华大学化学学院的一名博士后。

  据一不愿具名的清华学生透露,上午10:30左右,当时他正在何添楼化学实验室2楼楼梯间,面对发生爆炸的实验室,听到爆炸声,看到烟雾,就马上撤离现场。他同时看到,只有发生爆炸的实验室起火,旁边的实验室并无异样。爆炸发生后,至少有两名清华老师组织实验楼的学生开始撤离。

  一位清华大学化学系教师告诉搜狐新闻当事人栏目,当时他在化学系楼里,听到东西掉地般的沉闷声音,后来看见烟,才意识到是爆炸。

  据何添楼保安介绍,爆炸后烟特别大、味特别浓,闻着就头晕,爆炸地点的窗户和阳台都飞了。

  一名当时在事发楼里的保洁人员告诉搜狐新闻当事人栏目,她当时正在四楼会议室干活,并没有听到爆炸声,“后来听说出事了才往外跑,衣服工具全丢下了。”

  12点30分,搜狐新闻当事人栏目在现场看到,消防车已全部撤走,只留下环保监察车,仍能闻到一股刺鼻的化学药品气味。

  随后,清华大学官微发布消息称,海淀区环保局结束了何添楼现场周边上风区、下风区的空气监测,未监测到对人体有害的气体,空气状况正常。

  此外,因何添楼北侧地面在灭火过程中产生废水积聚,考虑到实验室有常规化学药品,积水可能会对环境造成危害,学校对积水先行填沙覆盖,请专业机构今天(12月18日)下午进行集中收集处理,防止直接进入下水道可能造成的污染。

  据报道,清华大学已发布停课紧急通知,周五下午、周六、周日所有在化学旧馆、何添楼上的实验课全部暂停。

  据学校老师描述,何添楼内有警报系统和24小时运行的排风系统,每年会进行2次消防演习。有学生在BBS上称,事故可能是因有人把高度易燃的化学药品叔丁基锂掉到地上所引起。

  关于事故原因,官方仍未给出结论。

  母亲卖鸡蛋培养的博士生

  经搜狐新闻当事人栏目多方核实,死者孟祥见小名“大干”,出生于安徽省萧县的一个农村。

  据其弟媳介绍,孟家条件并不优渥,孟母每天早上5点出门,晚上10点回来,以卖鸡蛋为生,供孟和弟弟一路读到博士。

  在社交网站上,孟祥见留下了一张带着墨镜、身穿蓝色Polo衫的照片。酷酷的造型下,露出开心的笑容。

  在同学的印象里,孟祥见平时不是在图书馆就是在实验室,“从小就是学霸。”

  根据资料显示,2005年7月,孟在安徽大学获得理学学士学位。据同学回忆,在安徽读书时,他特别爱踢球,暑假回家,常常约着朋友一起组球局。

点击申请JAZZTEL网络申请

  之后,孟祥见成功考入华东理工大学读研,2009年3月获得医学硕士学位。

  还在华东理工念书时,他曾在日志里纪录下了自己“一步步踩出的人生轨迹”:农村老家–小镇黄口–县城萧县–省城合肥–吉林长春–安徽蚌埠–上海–北京–上海–杭州–上海……”

  即将从华东理工毕业时,他曾纠结是去新加坡还是去香港继续深造。“我本人想去新加坡,家人朋友同学亲戚都要我去新加坡。虽然现在三所学校都答应要我,不过经历太多风雨的我,心还是悬着……我只想说,老天要是说付出能有回报的话,我应该能顺利去,然后到美国,完成我最终的梦想吧。”

  2009年,他顺利进入了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攻读博士学位,并成功申请了该学校的奖学金。当他得知自己的导师是有机合成大师级人物,还做过全合成,他在日志里感慨道:“我的天,不敢想象。我的天,我真捡到一个大便宜。”

  来到新加坡,他的心情看上去好多了。2010年3月5日,他写下了第一篇长日志,字里行间流露出好心情:“新加坡很美,空气质量超好,这里的玻璃我发现透光度一直都是超好,没有见过灰尘。但是对我来说,这里有点热,就和北方的晚秋是的,白日只要去外面走走就热,这也是我没有出去逛的一个重要原因。”

  因没学过英语有机化学词汇,开始时他常常和导师产生误解。磨合期后,他的试验水平逐渐被导师认可,导师对他更加关心了,不让他工作太长时间,基本每天一个“反应”,“在这里三天干的活,有时候还不如在上海干一天的活多。”

  他很喜欢南洋理工的大学氛围,可以向老师借到所有的药品,总共6000多种,只要发现有需要的药品,他就立即向教授们要,因为“那儿的教授人都很好。”

  “实验室气氛很好,老师人很好,就像他们说我是的,我真的很幸运。加上平时和家人的VIDIO聊天,所以基本没有想家的事……”

  但新加坡的生活同样伴随着压力。一次新学期的有机摸底考试,让孟祥见“被打醒”。

  “把书本一盖,完整正确的写出最最基本的以及最经典的人名机理,各种箭头的使用,每一个孤对电子的转移,每一个氢原子的得失,SN1 SN2以及E1 E2等基本概念的理解以及最基本的应用。我以前觉得我还行,怎么越来越发现,我就是个一瓶子不满,半瓶子咣当。”

  这个从农村走出来的少年,对自己的责任和理想,有着执着的追求。

  “小时候想考最好的县高中,结果跌倒二等高中,大了想考好一点的大学,结果落了个三等重点;想上牛的研究生学校,后来去了华东理工;出国想去美国,这不现在到了新加坡。然后呐……即使最后到不到自己的理想,我相信努力了上天也不会亏待我的,为了理想我奋斗了,就不会后悔了。”

  最终,2014年6月,孟祥见成功从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毕业,获得理学博士学位。

  他带着新的梦想,来到清华。

  “儿子没了,这是挖了母亲的心啊”

  下午6点左右,孟祥见的母亲和弟弟弟媳从天津赶到清华大学。在旁人的搀扶下,老人悲伤欲绝,边哭边喊“我的儿子”。

  据孟的弟媳介绍,上午10点多,他们就已经看到新闻。“我知道我的大哥就在何添楼2楼做实验,我们特别担心,一直给导师打电话和发邮件,都没有回应,打校方电话也没人接。”

  下午2点多,校方通知家属赶往学校,“但也没说具体什么事情。”

  由于北京距离天津不远,每当孟祥见有时间,他都会坐着高铁看望弟弟和母亲。“上个星期还见了面,活蹦乱跳的,周一的时候,他打电话告诉我们说要去南京工作了,合同已经签好了,没想到出了这个事情。儿子没了,这是挖了母亲的心啊。”

  孟祥见是家中的老大,有一个弟弟和一个妹妹,孟的弟弟也是博士,在天津某个大学教书。在家人眼中,孟祥见一直在奋斗着。

  记者通过检索发现,孟祥见已发表5篇论文,在清华大学生命科学联合中心网站,他的名字出现在2014年第二批CLS博士后基金入选者名单公示中。

  他曾在一篇《为了目标,拼了》的日记中写道:“最近一个月都两点睡觉,天天忙着补数据写论文,今天总算基本完成了。要休息两天了,接着还要写文章,英文文章也不是那么好写的,阅读文献加上写好又要一个月吧,接着又要工作加考托福,唉又要一个月奋斗。等到四月,哈我也有钱了,我要旅游……我要旅游……”

  “做实验到累趴倒为止,真的很累。哈哈,不过我心甘情愿。”

关于作者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