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反恐:初以力制终以道胜

0


友行传媒
近两年来,美法俄英德军事力量集结中东,对“伊斯兰国”大举进攻,欲彻底剿灭之。恐怖势力虽然遭受打击,但并未偃旗息鼓,单纯军事打击效果有限。今年内,从突尼斯、科威特到巴黎、南加州、伦敦,血案迭发,反映出恐怖分子仍有能力掀起滔天恶浪。美国南加州“12·2”大案,暴露出案犯新特点:土生土长,未被监控;虽未

近两年来,美法俄英德军事力量集结中东,对“伊斯兰国”大举进攻,欲彻底剿灭之。恐怖势力虽然遭受打击,但并未偃旗息鼓,单纯军事打击效果有限。今年内,从突尼斯、科威特到巴黎、南加州、伦敦,血案迭发,反映出恐怖分子仍有能力掀起滔天恶浪。

美国南加州“12·2”大案,暴露出案犯新特点:土生土长,未被监控;虽未加入“伊斯兰国”,但思想激进,形散神聚,囤积军火,暗为助力,就地“圣战”,冷酷无情、杀戮无辜。该案女嫌犯塔什芬·马利克曾在“脸书”上宣誓效忠“伊斯兰国”,“走上一条极端化的黑暗道路”。

这些恐情新特点,引起各国反恐部门及民族、宗教问题专家的深度思考:美法英均非所谓“失败国家”,其“本土”公民何以卷入恐怖势力?怎会在思想上加入“伊斯兰国”?其激进思想形成是在监狱、国外,抑或学校、网络?如果监控到位能否防患未然?是否存在公民屈服于极端意识形态的危险?

重莫难于周知,揣莫难于悉举。这句格言道出了反恐战争的制胜奥妙:掌握恐情、尽收眼底、有的放矢、精准打击。“9·11”恐袭14年来,各国围绕反恐的“标本兼治”着实下了很大力气。尤其是致力于对“本”的摸排,梳理出诸如失败国家、宗教战争、极端思想、族群矛盾、地缘政治等等,不一而足。迄今虽无定论,但从恐怖主义的思想源头抓起,推出更具针对性、全面性、综合性、总体性的反恐战略,盖为国际共识。

国际反恐,初以力制,终以道胜;攻城之余,还需攻心。本土激进主义已经成为一些国家的安全隐患、反恐盲点及国土安全威胁。从巴黎、南加州、伦敦血案的嫌犯思想历程看,其热衷“歪曲的宗教”,看似个体现象,却折射出部分移民、年轻一代的激进演变,因此,唯有境外打恐与境内去激相结合,方能防止更多人铤而走险。

穆斯林激进主义的起源,可以追溯到被称为激进派的“活灵魂”——赛义德·库特布、本·拉登、阿曼·扎瓦希里、赛义德·阿布·阿拉·毛杜迪、奥马尔·阿布杜拉·谢赫曼等十数人。他们的言行完全不能代表伊斯兰教教义,他们对真主箴言“史无前例地篡改”,鼓吹杀生殉教,利用“圣战”传播毁灭性意识形态,流毒甚广。

此外,“伊斯兰国”等极端势力承袭了激进思想,在其控制范围给“扭曲的意识形态”披上宗教外衣,建立了整套宗教、招募系统,利用社交媒体谎言惑众,蛊惑年轻人,并传播残忍恐怖的火刑、斩首图像。美国联邦调查局局长詹姆斯·科米指出,互联网可使人受激进思想毒害并彻底激进化,该局的监视能力因之削弱,至今仍有近千起涉暴恐案件悬而未结。

12月上旬,奥巴马总统在白宫椭圆形办公室发表政策讲话,亦剑指恐怖主义根源。他说,“‘伊斯兰国’并不代表伊斯兰教”,“必须把穆斯林群体当成最强大的盟友,而不是怀着猜忌和憎恨把他们推开”。早在今年2月,美国也举办过反暴力极端主义峰会,奥巴马在会上呼吁,不与伊斯兰世界为敌,要厘清恐怖组织头目与宗教领袖的区别,要利用网络传播迅速、面广的特点对激进主义口诛笔伐。

战略界评估认为,奥巴马政府反恐战略较其前任更具政治智慧,其两次讲话的宗旨切中要害,均置打击穆斯林激进主义于反恐战略重心。鉴于文化是政治军事的反映,又对政治军事起指导作用,国际社会在对“伊斯兰国”等暴恐势力严加打击的同时,应夺回激进分子占领的文化空间,使之从根本上失去民心;同时,与温和的、具有现代意识的穆斯林,以及政治、宗教和世俗领导人联合起来,同原教旨主义做斗争。

(作者系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原院长陆忠伟)

关于作者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