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国婚姻家庭巴塞发生血案

0


友行传媒
一跨国婚姻家庭在巴塞旅游因琐事发生血案 悲哀的当事人在遭受家暴之后无奈选择妥协 欧浪网12月22日(记者/徐凯)报道,本月20日凌晨,刺耳的警笛声在巴塞罗那eixample响起,接到报警的mossos立刻赶往当地的一家家庭旅馆:在这家家庭旅馆内,一名波兰男子被一名中国籍男子刺伤手部、左肩

 一跨国婚姻家庭在巴塞旅游因琐事发生血案

   悲哀的当事人在遭受家暴之后无奈选择妥协

   欧浪网12月22日(记者/徐凯)报道,本月20日凌晨,刺耳的警笛声在巴塞罗那eixample响起,接到报警的mossos立刻赶往当地的一家家庭旅馆:在这家家庭旅馆内,一名波兰男子被一名中国籍男子刺伤手部、左肩部,而另一名年轻的中国籍女子抱着仅有七个月的男婴,在一边默默哭泣……接到报警后的警方立刻调查了这一案件,并将涉案中国男子带回警局调查,将中国女子送至当地收容机构暂住,而这一事件立刻引起了当地媒体的关注。本月21日上午,本报记者在巴塞罗那收容站见到这名中国籍女子,了解了整个事件发生经过……

  异国婚姻、涉事双方原是一家人

   在收容站看到广东籍女子小梅(化名)时,她正抱着七个月的儿子站在收容站门口,看到记者及总领馆王硕主任的到来,小梅眼圈立刻红了起来,委屈般的泪水哗哗地往下流。据了解,来自广东的小梅是一名普通的工厂业务员,因工作原因认识了来自波兰的采购员jack(化名)。两人相爱相恋,并于去年在波兰驻广州领事馆办理了结婚证书。

 

  在收容站,小梅这样告诉记者:“我和他认识几年,去年办理的结婚证,在国内办过了酒席,但因为是还是中国籍,只办理了三个月的探亲申请,所以结婚一年时间我只能是从广东到波兰这样来来回回地奔波,一直没有在波兰办理婚礼。12月份的时候,我们提出在波兰办理结婚酒席,双方家人都认可了,在办理完之后,我们又购买了前往西班牙的机票,并从中国邀请我弟弟一起来度假旅游。”

   谈起这段异国婚姻,虽然中西方的思想、理念经常会引起夫妻双方之间的一些小隔阂,但秉承了中国妇女传统理念的小敏却始终一忍再忍,并在婚后没多久诞下一子。据小敏向记者介绍:“jack脾气很古怪,有时候脾气上来就喜欢冲我发火,但他一家对我都很好,尤其是她的母亲,在结婚之后对我照顾的很好,所以有时候虽然累一些、苦一些我想想也就忍了,毕竟男人在外,我作为妻子主要是把家庭照顾好。”

   然而,让小梅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在波兰办完婚礼前来西班牙度假的过程中,因家庭琐事引起矛盾并对其本人和其弟弟进行伤害的,正是她口中所说的“照顾有加”的这个波兰一家人。

   家庭琐事、为护姐弟弟持刀自卫

   小梅出生于单亲家庭,和弟弟一起被母亲抚养长大,因此自幼和弟弟感情深厚。在与jack结婚之后,小梅希望弟弟能够陪自己一起前往欧洲参加自己的婚礼,并陪伴自己婚后的度假之旅。于是和jack在波兰举办婚礼之前,小梅就将弟弟小武从中国申请出来,一直陪其来到西班牙度假旅游。

   据小梅告诉记者:“我们是17号来到西班牙的,我和我弟弟、jack以及jack的父母一直都相安无事,一直到20号凌晨。19日晚我们游览完毕之后,在巴塞罗那一家意大利餐馆就餐到深夜12点多钟,当时回到酒店大家都挺累的,我还得照顾七个月大的孩子。当时jack回到旅馆的时候把旅馆音响声音开的很大,我就听不高兴,因为我也很累需要休息,孩子也需要休息了。”

   无奈之下,小梅几次催促jack将音响声音关小,不要影响孩子和其休息,但酗酒之后的jack却始终不闻不问,躺在床上不起来。这让小梅产生了不满情绪,遂赌气将孩子放置在jack身边,返身转回旅馆客厅,躺在沙发上独自休息。

   据小梅告诉记者:“毕竟孩子是我身上掉下来的肉,我休息了一会觉得这样不妥,我就起身又返回卧室,准备将孩子抱到客厅跟我一起睡。但jack看到了,脾气上来了就是不让我抱孩子。”

   在将双方的争执过程中,矛盾激化越来越严重,夫妻双方口角不断升级,jack遂将孩子转身交给父母,强令小梅及其弟弟“滚出酒店”,并强行将房门锁上,不让小梅进入。看到这一情况,护子心切小梅加上愤怒的心情,不由自主地用脚踹房门,希望能够夺回儿子。然而,小梅的这一做法,却引起了jack全家的不满。

   据小梅回忆:“当时我踹了几脚房门之后,他冲出来要打我,被他爸爸妈妈拉住,但他妈妈一边拉住jack,一边抓住小梅的头发厮打。而冲动的jack也几度挣脱爸妈的束缚,想冲上前去殴打小梅……看到这一混乱局面,护姐心切的小武几度冲入混战之中与jack争执,但被姐姐拦在两人中间。

   据小梅告诉记者:“我因为眼睛近视很厉害,我不知道我弟弟什么时候拿了刀子(事后得知小武从家庭旅馆的厨房拿出一把餐刀),因为jack要打我,我弟弟脾气也很冲动,我就隔在两个人的中间,但没想到jack一拳打在我弟弟脸上,把我弟弟打倒在地。”

   由于jack身高足有两米,身强体壮,只有一米七左右的小武压根不是对手。无奈之下,遭到暴打的小武只能用手中的餐刀乱挥,并挣扎着与jack对抗,争执中将jack的手掌划伤,并将餐刀捅入jack的左肩胛骨处。

   一时间,jack受伤部位血流如注,jack父母也被现场情景吓坏,马上拨打急救电话。而一直站在一边抱着孩子的小梅也被吓傻,手足无措。据小梅告诉记者:“当时jack父母马上拨打急救电话,并架着他到楼下等待救护,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我弟弟就提醒我报警处理,所以我拨打了报警电话。”

   警察来到现场之后,立刻将jack送至巴塞罗那sant pau医院进行救治,而警方在赶到现场之后,将涉案的小武依法拘押进行调查。在所有人询问完毕之后,小梅告诉警方自己没有地方居住,警方遂将小梅送至巴塞罗那收容机构暂住。

   四方援手,为受困的同胞提供帮助

   21日上午十一点,在接到收容机构的电话之后,中国驻巴塞罗那总领馆王硕主任一方面联系本报记者,希望在记者的呼吁下,侨社热心人士能够为受困的小梅提供帮助,一方面紧急驱车前往收容机构了解情况。

   与此同时,巴塞罗那东方古今文化研究中心刘泽民居士也和记者一起前往收容机构探望小梅。由于收容所条件有限,在经历了一天一夜之后,小梅已经一天没有洗澡,而年仅七个月的孩子也没有换洗衣物,奶粉也即将用完……在了解了大致情况之后,刘泽民居士马上做出表示:为了小梅和孩子方便生活,可以为其免费提供居住场地,帮助小梅搬出条件有限的收容机构。

点击申请JAZZTEL网络申请

   然而,就在王硕领事和刘泽民居士为小梅办理手续时,收容机构的工作人员告诉两人:关于小梅的案件,巴塞罗那法院已经进入了家暴的妇女儿童保护程序,并将于中午一点半进行首次法庭调查。

   对于这一突发情况的发生,小梅慌了神,显得有些不知所措。据小梅告诉记者:“再大的事情,jack还是我孩子的父亲,我也不希望最后是这样的结果。但同时我弟弟也是我的亲人,我也不希望jack因为这件事情将我弟弟告上法庭而让我弟弟获刑。我希望孩子能有个完整的家庭,也希望我弟弟平安无事。”

   由于对法庭调查情况的不了解,王硕领事、刘泽民居士一边安慰小梅,一边督促记者紧急联系语言翻译,以帮助小梅能够在法庭上进行解释,尽量处理好这一案件。于是,接到记者电话的华人志愿者王悠然小姐立刻前往巴塞罗那法院,随时准备就此事与法院工作人员、律师进行交涉。

   峰回路转,jack取消对小武的起诉

   下午13点到达巴塞罗那法院之后,法院工作人员首先对小梅进行了调查询问。通过对法院工作人员的询问了解到:jack在被送入医院之后进行了紧急救护,但由于只是伤到皮肉,因此并无大碍,他也根据法院的安排,会接受法院的庭审调查。

   对此,小梅在法院告诉记者:“我现在就希望jack没事,然后法院能够跟我安排我和他见一面,我想让他不要起诉我的弟弟,不要让我的弟弟受牢狱之灾,毕竟我国内的母亲就我们这两个孩子,我远嫁波兰,只能靠我弟弟照顾……”

   下午两点,在接受了法院的调查之后,小梅被法院工作人员羁押,等候对jack的调查之后进行最终的定论。法庭调查一直持续到下午五点,在聆听了jack的陈述之后,法院征求了jack的意见,最终jack决定对小武不予起诉,矛盾双方在不予起诉的陈述书上签字。签字完毕之后,被警察扣押了一夜的小武当庭释放……看到弟弟平安无事,小梅与弟弟相拥而泣。

 急转直下,jack再以孩子进行威胁

   下午五点左右,本报记者、王悠然小姐、小梅和小武走出法庭。但在获悉jack及其父母也在法庭接受庭审之后,小梅执意要与jack进行会见,并希望能够以孩子母亲的身份感化jack,化解这一矛盾。

   然而,让小梅意想不到的是:当jack及其父母走出法院之后,事情态势再度急转直下:jack在法院门口要强行夺走小梅怀中的孩子,并给出小梅两种选择:一是让其孩子或者小梅一并跟他返回波兰,他将对其弟弟不予追究,但从今以后不会再与其弟弟见面;二是如果不留下孩子,jack将会继续起诉小武暴力伤害,一定要聘请律师将小武送入监狱。

   面对jack的这一变化,小梅欲哭无泪。无奈之下,记者与志愿者王悠然小姐几度进行调解,但却被jack粗暴打断,并不停询问记者和王悠然小姐的身份,指责二人干涉他们的生活,其父母也在远处对记者和王悠然小姐指指点点、怀有敌意……

   双方的协商一度进入了僵局,甚至再度发生口角,引起法院保安的注意,强烈要求矛盾双方离开法院附近,并禁止再进行争执,否则将会继续报警进行复案处理。在此情况之下,双方开始冷静……

   由于害怕小梅一旦和jack返回波兰生活,受此影响会遭受委屈,记者和志愿者王悠然小姐一直忧心忡忡,小武也对其姐姐的未来感到担忧。但小梅却生怕弟弟被jack再次告上法庭面临牢狱之灾……

   在此情况之下,王悠然与jack进行沟通,记者与小梅进行了沟通。据小梅告诉记者:“我现在很害怕,但我是姐姐也是孩子的妈妈,孩子需要爸爸,我不愿意这个家庭因为这件事情破碎了,我更不愿意我弟弟因为这个事情而去坐牢……那怕我自己受再大的委屈,我也要为孩子保住这个家,为母亲留住我弟弟。”

   同时,在王悠然与jack的沟通下,jack保证在返回波兰之后,绝对不会因为这件事情而刁难小梅,但从走出法院的那一刻开始,就不愿意再看到小武,甚至连开始为小武预定好的机票,都将会取消……

   如此绝情的决定,让记者都愤恨不已,但由于是个人家事,记者无法进行干预,因此在调解完毕之后,小梅跟随jack返回所居住的宾馆,而小武则和记者一行返回刘泽民居士安排的临时住所。

   在返回的过程中,小武无奈地告诉记者:“我真的不知道我姐姐的未来是什么样,我从一开始对jack的印象就不是很好,在我眼里他就是一个酒鬼,不喝酒是个人,喝了酒之后就冲我姐姐发脾气……但是既然这是我姐姐的选择,我也只能接受现实。”

   紧急援助,为小武回程机票募捐

   由于jack将小武的回程机票取消,使得即将面临签证到期的小武无所适从。在安排小武居住到刘泽民居士安排的临时住所之后,就小武的回程问题,记者与小梅进行了微信沟通。据小梅告诉记者:“我现在私人账户上还有一些钱,我弟弟身上也有一些钱,但我怕购买回程机票不够,所以希望好心人能够帮我弟弟补上钱款,为其购买一张返程机票,以保证他能够平安回到我母亲身边……”

   获悉此事的刘泽民居士立刻表示:先与小梅定下时间进行见面,并核定好能够确定好的金额,至于不够的数额,将会号召巴塞侨界热心人士为小武进行募捐,同时安排人手将语言不同的小武送至机场,一定将小武安全送回中国。

   关于此事,本报将会继续跟踪报道,敬请关注。

   记者后记:在整整一天跟踪报道此事的过程中,记者的心情始终无法平静。仅仅因为一些家庭琐事,这个异国婚姻的家庭在巴塞罗那惹下这么大的麻烦。同时在明明遭遇到了家暴之后,有着传统思想的小梅面对jack的要挟,只能懦弱地妥协,最终为了孩子、家庭放弃弟弟而选择有可能永不与弟弟见面的这一条件!

   悲哀!这让经历了整个事情经过的记者感到了莫大的悲哀。在很多国人眼里,欧洲是天堂,有着春暖花开、面朝大海的美好,于是争先恐后选择远离家庭、远离家人,甚至宁可远嫁异乡。殊不知,这天壤之别的文化差异、习惯差异、思想差异等等,却如一道鸿沟,使得身在异乡的同胞们无所适从,甚至因此而惹上官司、命丧他乡……  国外不是天堂!!愿我们的同胞不要再遭受苦难,也愿这样的悲剧不要再发生!

关于作者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