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魂40小时!九寨沟深度被困人员脱险记

0


转自西班牙欧华报:两天两夜近40个小时的惊魂……经历了道路阻断、飞机无法降落等种种波折,那果夫妇和伙伴们终于回家了。1被困第一夜:此生未经历过的恐惧记者来到九寨沟荷叶寨临时安置点的时候,那果夫妇依然惊魂未定,正在临时帐

篷里输液。

那果夫妇和其他六位村民本来都是在九寨沟熊猫海做小生意的,进山卖点游客需要的小东西,夏天如果逗留的晚了,常就地住在景区里。“心理上觉得,这山山水水就像自己家一样,没啥子害怕的。”那果说。

8月8日晚,跟往常看起来没什么区别。他们从未想到接下来的近40个小时,他们经历了这辈子都不曾经历过的恐惧。

记者在路上遇到的塌方路基。新华社记者 宋玉萌 摄

晚上9点多,地震了。“两边山体都垮了,天昏地暗,心里想完了,出不来了。”那果对记者说,当晚,他们是在余震的惊慌中度过的。地震的尘土慢慢散去一些后,大家互相找到彼此,虽然惊慌未定,但明白这时候必须相互帮助,一起找出路。

第一夜,所有人都是在恐慌和未知中度过的。不敢睡觉,大家互相打气,一直都站着。在黑夜里看着四周的峭壁,随时准备转移。8月初的九寨沟,昼夜温差非常大,夜晚最低温度只有五六摄氏度,他们拿出原本用来租给游客照相的民族服装裹起来取暖。

2


被困第一个白天:不断盘旋的直升机带来希望

地震发生后,全面大救援迅速展开。被困村民们不知道的是,从九寨沟沟口前往熊猫海的唯一一条路已经完全中断,从珍珠瀑布开始到五花海,道路被碎石、泥土、断木混合的泥土完全掩埋,山体在余震中不时有碎石滑下,徒步进入救援很是艰难。

8月9日下午,救援直升机在半空盘旋时有了重大发现:在九寨沟熊猫海附近,发现了10余名被困群众。

路上散落的大石。新华社记者 宋玉萌 摄

空中救援队伍之一——西林凤腾通用航空公司机长曾宏对记者介绍说:“虽然侦察已经发现了10余名被困群众,但因为九寨沟海拔比较高,9号当天风非常大,直升机进入九寨沟景区后,几经盘旋都无法降落,只能空投了食物等物资。”

“看到直升机心里真的是松了一口气,终于有人知道我们在这了,政府和亲人一定能找人救我们出去。”另一位被困人员蒲长生对记者说,第二个夜晚,大家都觉得稍有一点心安,村民们轮流守夜观察山体变化,让妇女和儿童休息。

3


被困第二个白天:陆空双线挺进

10日,地震过后的第二个白天,晴空万里,营救这些被困群众成为当天搜救工作的重中之重。

然而被困群众却“失踪了”。

蓝天救援队是第一批到达九寨沟的专业救援队伍之一,这支队伍由四川省蓝天救援队和甘肃省蓝天救援队组成,一行30多人。首批先遣部队一行7人在地震第一天就已经进入震中塌方地区。

先遣部队当天晚上从指挥部得知山里有10多名被困群众,当即决定,晚上在诺日朗瀑布附近就地扎营,以便第二天第一时间救援。

第二天一大早,先遣部队按照头一天直升机指示的方位争分夺秒前进,却没有在熊猫海附近发现被困群众。

“队员们当时都很着急,突然有人说快看有个纸条!”四川省蓝田救援队总教官肖逢春队对记者介绍说,队员们在现场发现了村民们留下的纸条线索,纸条上说他们已经继续前进,目标是前方的箭竹海景点。

原来,被困村民集体商量,既然熊猫海附近似乎直升机“落不下来”,那不如往前走走,去箭竹海景点附近的救助站。一路上,村民与景区的工人们相遇,队伍壮大成10个人。他们撬开了景点附近的小卖部,拿了一些食物充饥。

空中,军方的直升机一直不间断地搜索,地面,解放军、消防官兵们和各路救援队伍一起不断向箭竹海一线挺进。

终于,空中直升机发现,村民们一行的身影出现在箭竹海附近的日则保护站。然而这时,第二个难题来了。“虽然气象条件比第一天好,但是大型直升机还是没有适合降落的地方。”曾宏和他的同事执飞的两架7座小型直升机派上了大用场。

“今天(10日)天气特别好,风向相对好很多,早上我们飞进去之后盘旋了几圈进行观察,找到了一个勉强可以降落的地方。”曾宏对记者说,另外一个有利条件是,被困群众离开了昨天发现他们的熊猫海景点,向里走到了箭竹海景区附近, 10日早上发现他们的时候,边上正好有一段没被损毁的双车道公路。

8月10日,一架直升机载着两名九寨沟景区箭竹海景点受困受伤人员脱离困境。新华社记者 江宏景 摄

“当时心里松了一口气,虽然这个地点依然不是最佳的起降点,但是已经可以完成起降了。”曾宏说,以前他和同事们也曾经多次到九寨沟进行护林工作,对这一片地貌有些了解,这也有利于救援任务的完成。

截至10日中午3点多,山里被困的10名群众已经全部被直升机转移出来。跟记者通话的时候,曾宏正在九寨沟九黄机场加油,“心里还真的挺高兴的,感觉做了一些对大家有帮助的事,加好油,随时准备再执行任务。”

蒲长生告诉记者,这近40个小时他心里“一根弦一直紧绷着”,带着大家伙儿不断转移直到最后获救,其实自己心里也害怕,“也曾想到过死”,有时候觉得这根弦几乎快要断了。整个被困期间他都没敢合眼睡觉。

“现在好了,我们终于回家了。”


记者手记:与逆行者同行 

8月10日早上9点,距离四川九寨沟7.0级地震发生已经过去36个小时,一个消息传来:在景区深处的熊猫海景点,有十来位村民被困了一天两夜。

被碎石堵住的道路。新华社记者 宋玉萌 摄

经过各路救援人员9日一整天的实地探访,从九寨沟沟口前往熊猫海的唯一一条公路已经几乎完全中断。从珍珠瀑布景点开始到熊猫海景点,道路被碎石、泥土、断木混合的泥土完全掩埋,山体在余震中随时有碎石滑下,徒步救援非常艰难。

这并不是最差的消息,最让人揪心的是,大家报以最后期待的空中通道也遭遇重重障碍:大风天气使得直升机起降非常困难,被困人员附近难以找到具备降落条件的地方。直升机在第一个白天多次无功而返。

九寨沟景区路上被碎石砸断的护栏。新华社记者 宋玉萌 摄

在这样的情况下,震后的第二个白天,几名新华社记者徒步走向景区深处的塌方区。

从九寨沟景区大门开始,当地部门设置了交通管制,为保证生命通道交通畅通,只放行救援车辆。徒步走了一段后,我拦下了一辆来自若尔盖县救援队的车辆,领队王勇当机立断让小伙子们挤一挤,给我空出了一个宝贵的座位。

一路上,感动,又有不安,救援人员和工作人员们,对记者无条件的信任,让我总是心怀不安的是自己能做的有限。

公路上被震开的裂缝。新华社记者 宋玉萌 摄

当走到距离熊猫海还有十公里山路时,车辆已经完全不能开进。这一路上,到处都是滚落的碎石,从拳头大小的碎石到一头大象大小的巨石,矗立路边,大自然无声的力量,令人敬畏。头顶高处的山体一直有阵阵烟尘,那是碎石依然在滑坡的迹象。

公路上到处可见十几米长的裂缝,其中几段公路更是已经有一半的路基完全坍塌。而没有坍塌的半块路基下面,也几乎已被掏空,随时可能二次坍塌。

在路过火花海景点的时候,尽管随时有滑坡危险,我们还是停留了一会儿。曾经美丽的火花海完全变了一个样子,由于堤坝被震溃,海子里的水全部流了出去,原本水底被遮盖了漫长年代的岩石终于显露出来,被太阳晒出焦黄的样子。一名路过的本地村民,跟我们一起注视了这片海子良久,念叨:真可惜,海子就这么“撒”了。

就在这样危险的条件下,许多逆行的背影,在朝着更危险的地方前进,只为了搜救出被困的生命。这其中有各级政府动员起来的基层干部、工作人员,有刚摆脱危险就迫不及待去帮助其他乡亲的当地人,他们对情况的熟悉帮助大家迅速克服各种困难,是救援持续进行的最重要力量。还有从绵阳、成都、广元,甚至甘肃、浙江赶来的专业救援队伍,更多的则是永远冲在最前线的解放军、消防官兵们。

经过长达3小时的徒步,我们已经非常靠近传说中被困人员所在地,就在这时跟我们一起前进的蓝天救援队收到了一个好消息:天气条件转好,被困人员已经转移到箭竹海,小型直升机可以降落!

得救了!现场所有的救援人员似乎都长吁了一口气,可是他们的脚步没有停下,更大范围的搜寻依然在继续。


来源:新华社



感谢您的关注!


欧华报微信:2856710287

回复数字”1″:驻西使领馆信息

回复数字”2″:欧华黄页

回复数字”3″:实用信息

回复数字”4″:欧华房产

回复数字”7″:Tenerife华人华侨协会便民专题页

回复数字”9″:Luna葡萄酒订购

关于作者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