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化洗脑:Ripoll市的伊玛目的策略拉开反恐斗争新战线

0

(图片均引自El País)

【友行传媒 编译/夏林】El País今日讯:制造巴塞罗那恐怖袭击的组织成员并不是Ripoll市的伊玛目Abdelbaki es Satty(死于Alcanar房屋爆炸)试图想要教化的仅有几人。至少有两个恐怖分子的家庭承认这名伊玛目曾经接近他们,而其说辞令他们颇为反感。“他想跟我谈话,有一天他开始对我说听音乐是不好的什么的……而我告诉他别来试图说服我。从此他再没跟我说过话”,Cambrils一名被击毙的恐怖分子的一个表哥如此告诉本报记者。而另一名恐怖分子的姐夫也不否认他们家人都不相信Es Satty。从来都不相信他。而整个小镇上的人也都想不通这名伊玛目是怎么把圣战主义的病毒植入这一小帮看上去已经完全融入加泰罗尼亚的年轻人脑中的。

Ripoll的恐怖分子们的一些朋友或家人都不相信伊玛目Abdelbaki es Satty的演讲,然而问题是:既然他们怀疑他的极端化,为什么不提醒政府当局?而在拒绝听从这名伊玛目的人中有人耸耸肩回答道:“因为我不认为他们会走到这一步。我不知道。事实上没人会想到这些年轻人会做出这样的事来”。

这几名恐怖分子的特征完全不会引起怀疑。他们是最后被认为是嫌疑人的人。他们比惯常所见到的恐怖分子都要年轻,没有社会、经济或工作方面的困难。没有令人起疑的态度也没有前科。伊玛目接近他们,教唆这些最不容易被侦测到的人。这些人说一口流利的加泰罗尼亚语,在这里上学,成绩好,也不惹事生非。当地教育者认为“他们从不态度恶劣,也不是特别虔诚的宗教徒”。

点击申请JAZZTEL网络申请

国家安全观察站的主任Manuel Gazapo认为这些年轻人之所以会被说服去制造恐怖袭击是因为,“首先是年龄,他们比通常的恐怖分子都要年轻,为此我们面对的是尚在塑形期的人格”,而第二点则会引发争议:其出身。“说是他们已经融入了,但他们还是属于被排斥的少数族裔群体。任何一件倒霉事都可以让他们很容易听取别人的劝说。一方面是政府机构说的融入,而另一方面是在街上所发生的一切。”

两名恐怖分子的表哥同时也是Ripoll居民的Rashid说,“我们生长在这里没错,但我们还是并将一直都是摩尔人。在学校的时候女孩都不愿跟我们出去。而大人则认为我们卖大麻”。Gazapo认为:“融入不是最终的因素”。

而这一事件也使得安全部门大为震惊,他们需要监控的人群特征扩大了。“现在我们知道任何一个人都有可能被教化。如果说以前情报部门只盯着25岁以上没有受过多少教育的年轻人,而现在范围却要扩展到儿童甚至是已经适应本地社会的年轻人”,Gazapo解释说。

而伊玛目也是逐渐赢得年轻人的信任,并塑造他们的想法。“则又回到了基地组织的老路上”,Gazapo说,“不使用网络,而是面对面地与年轻人在货车或是秘密公寓内会谈”。

Rashid则认为那个伊玛目是关键:“他是个很聪明的人,半小时之内就能说服你。他让你什么都不怕。这才是关键”。如伊玛目这样的人是伊斯兰国重视的人物。为此调查人员认为,如果这位伊玛目不是意外地死于Alcanar的爆炸中,此刻他应该已经回到了叙利亚。“不幸的是,这样的教唆者还有很多”,Gazapoz指出。            

原创友行传媒,转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转自友行传媒

关于作者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