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炸休斯敦公园里的雕像他租豪宅制炸弹被捕(图)

0



为炸休斯敦公园里的雕像 他租豪宅制炸弹被捕(图)
, !联邦调查局僱员将证物装箱运出。(记者陈开/摄影)    防爆车阻挡道路入口,不允许民众进入。(记者陈开/摄影)  莱斯大学(Rice University)附近豪宅区,

为炸休斯敦公园里的雕像 他租豪宅制炸弹被捕(图)

  

  联邦调查局僱员将证物装箱运出。(记者陈开/摄影)

  

  防爆车阻挡道路入口,不允许民众进入。(记者陈开/摄影)

  莱斯大学(Rice University)附近豪宅区,20、21日接连两天被大批警力包围。休士顿警局指出,区域内一间住宅发现危险材料(hazardous materials),屋主涉嫌用该物质製作爆破装置以破坏Hermann公园内凋塑。有附近住户表示,该豪宅四年前也曾被大批警员包围,场面十分骇人。

  位于Hazard街与Wilton街交界处豪宅区20日傍晚起便被大批警力包围,他们荷枪实弹、手持盾牌在街道及房屋内外巡逻。除了警员,拆弹机器人、防爆卡车等设备的出现也为案发现场增添紧张气氛。

  休士顿警局副局长L.G. Satterwhite21日上午坐镇现场指挥。他表示,区内一栋房屋有危险物质,这是大批警员连夜将该地包围的原因。此次行动由联邦调查局、休士顿警局、休士顿消防局危险品管理处及联邦菸酒枪械管理局共同执行。截至21日上午11时,案发房屋附近区域民众疏散工作已经完成,暂时没有接到任何伤亡报告。

  涉案屋主是25岁的Andrew Cecil Schneck。联邦检察官Abe Martinez 21日发表声明指出,Schneck因为试图恶意破坏、损毁联邦政府资助财产于20日晚遭逮捕。

  联邦调查局调查员指出,休士顿公园巡警19日晚间在Hermann公园Dick Dowling凋塑附近发现Schneck,当时他手持两个表面被电线及胶带覆盖的小盒子蹲在草丛中。巡警发现其图谋不轨,下令Schneck放下手中盒子;后者一边假意服从巡警命令,一边迅速将盒中塑料瓶取出,并将瓶内液体向草坪倾洒。巡警见状赶忙上前制止,靠近后发现盒内仍有计时器及电线等装置,遂联繫休士顿警局,并由警局于19日晚约11时将Schneck逮捕。

  调查员通过分析Schneck倒掉的液体,发现其中含有高爆破化学原料,并相信Schneck可以用该物製作出多种爆破装置。随后调查发现,Schneck有关该原料的化学实验均在其位于莱斯大学附近豪宅区的家中进行,在从法院获取搜查令后,四家休士顿执法机构便于20日傍晚赶往Schneck住宅搜查,并移除其存储的危险化学品。

  L.G. Satterwhite不能说明Schneck屋内到底有哪些危险化学品,但他表示,警员发现的化学品数量十分大。之所以出动如此多警力并邀请包括休士顿、路易斯安纳州及维吉尼亚州在内的多地专家联合调查,就是为确保周围民众生命、财产安全。

  有被疏散的居民透露,警方的搜查行动从20日傍晚一直持续到21日中午,大量警员在该处进进出出闹得居民夜不能眠,加上拆弹机器人等设备轮番上阵,且21日上午10时警方要求他们从家中离开,让居民对房屋安全十分担忧。

  也有附近住户透露,案发房屋约四年前也曾遭警方大阵仗搜查。据KPRC2报导,有警方内部消息人士证实该说法,并指出四年前的搜查是接到线报称房屋内有製作神经毒气、催泪瓦斯的化学制製剂。

  Andrew Cecil Schneck涉嫌破坏的是The Dowling凋像,建于1905年,旨在纪念南北战争时期邦联军中尉Richard William Dowling。

  

  Andrew Cecil Schneck涉嫌破坏的The Dowling凋像。(取材自休士顿市政府官网)

  

  拆弹机器人在街道上行进。(记者陈开/摄影)

  

  全副武装警员及拆弹机器人(红圈处)准备执行搜查任务。(记者陈开/摄影)

  

  400多位民众要求移除邦联精神凋像。(取自Sam Houston公园官网)

  

  游行队伍浩浩荡荡前行,表达诉求。(王先生提供)

  休士顿Sam Houston公园19日有近500人开展游行示威活动,其中大部分人要求移除公园内邦联精神(The Spirit of the Confederacy)凋像,认为它是种族歧视的象徵,少部分游行者则希望保留凋塑。双方一度剑拔弩张,休士顿警局则派出大批警员将他们隔开。

  为防止有情绪失控的游行示威者破坏凋像,休士顿警局还派出部分警力封锁通往凋像的入口;游行当日除地面出现大批警力外,天空中亦有休士顿警局直升机不断盘旋。休士顿警局副局长L.G. Satterwhite预计,要求拆掉凋像的民众占500游行者中的绝大多数,要求保留凋像的游行者仅有约70人。为防止示威双方发生冲突,休士顿警局在双方人群中设立障碍,将他们隔开约100呎。

  儘管游行双方无法有肢体接触,但他们的语言攻势丝毫不弱;双方运用扩音器隔着障碍互相喊话,内容不乏难听词彙。L.G. Satterwhite表示,部分语言十分恶劣,任何人都不想听到;但游行者没有违反法律,他们很配合警方的工作,L.G. Satterwhite说,在游行中没有进一步暴力行为。

  对于是否会移除凋像,休士顿市长特纳(Sylvester Turner)表示,市政府会仔细调研后再做决定,相关学者会研究凋像与美国南北战争(Civil War)关联等因素,市政府亦会考虑部分民众的建议,即将凋像从公开场合移至室内博物馆。特纳说,现在下最终决定仍为时尚早,希望民众给予更多时间,让市政府做出合理安排。

  有部分华裔(专题)参与到当日游行中。不支持移除凋像的王先生表示,凋像有历史纪念意义,不能因为日前维州发生的白人至上主义者集会流血事件而受牵连。历史应该被记住,而不是抹去。

  邦联精神凋塑109年前便耸立于Sam Houston公园,旨在纪念南北战争中牺牲的邦联军士兵(Confederate Soldier)。

关于作者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