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风看点】相亲低龄化时代来临?对女性的歧视更深?

0


转自西班牙生活通:沐泓按:随便看看吧,这篇文章渲了大量情绪,逻辑有漏洞!“我才大三您就让我去相亲?”当“母亲大人”在饭桌上提起要安排同事“条件不错”的儿子跟她见面时,广西南宁20岁的女大学生周虹“内心是崩溃的”。相亲,

沐泓按:随便看看吧,这篇文章渲了大量情绪,逻辑有漏洞!

“我才大三您就让我去相亲?”当“母亲大人”在饭桌上提起要安排同事“条件不错”的儿子跟她见面时,广西南宁20岁的女大学生周虹“内心是崩溃的”。

相亲,这个时下热度颇高的词,已不是大龄男女的专属,越来越多像周虹这样的低龄女大学生,也在父母的张罗下,早早地被卷入相亲市场。蓦然回首,她们已置身于一个相亲低龄化的时代。

女大学生遭遇妈妈“花式催相亲”

赵茜茜今年21岁,安徽人,过了这个暑假就将迈入大四。她与男友最近刚刚分手,没想到母亲的“相亲雷达”竟达到灵敏度10级,一到暑假便开始给她张罗起“新感情”来。

“妈,我这么年轻貌美,用不着您介绍!”第一次从母亲嘴里听到“相亲”两个字时,赵茜茜拒绝了。

“年轻貌美就更需要妈妈帮你把好关,免得被人骗。”为了说服女儿去相亲,母亲用尽了各种方法。暑期实习忙得焦头烂额之际,赵茜茜还要强打精神应对隔三差五的“花式催相亲”。

下雨天,她犯了腰疼的老毛病,想让妈妈帮揉揉,妈妈却哼了一声,说自己没空,让她“自己找个对象”帮揉;每逢周末或是节假日,妈妈一定会旁敲侧击“刺探军情”,问她打算怎么过,介不介意去认识几个新朋友;到后来,母亲甚至还用上了激将法,放话表示,她介绍的对象一定比赵茜茜前男友强10倍,不信的话,她可以亲自去看看。

不管母亲如何软磨硬泡,赵茜茜本能地排斥相亲这种做法。命中注定、自然而然发生的缘分是她一直向往的交友方式,而在她眼里,相亲的世界里,一切都以物质条件为基准,她总觉得相亲来的感情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目的不纯”。

对于她的这一想法,妈妈直称幼稚,“所谓命中注定,不过是你在出门喝咖啡的时候,偶然遇到了对口味的,而相亲无非是把需要出门买的咖啡端上桌来喝,这杯咖啡还是妈妈亲手挑选磨好的。只要结果一样,何必那么在意过程呢?”

“我还这么小,又不是老姑娘,至于那么急吗?”她只得退一步,拿年龄当挡箭牌。

“不小了!”妈妈提高调门,“又不是要求你马上结婚,就当多认识几个朋友也好,你们小姑娘看男人的眼光不成熟,得多接触一些优秀男人,以后才不会吃亏上当。”

与赵茜茜的无奈周旋不同,20岁的孙妮在得知父母帮自己安排了相亲时,气得几乎要离家出走。

孙妮的父母采取了先斩后奏的方式。本以为是个普通的家庭聚餐,当孙妮下了课从学校赶到饭店时,却看到饭桌旁正襟危坐的两家人。一时间,她感到错愕、惊讶,被欺骗、被出卖的情绪从脚心涌到头顶。

由于父母老来得子,她从小就被管得比较严,从高中文理分科,到大学填志愿,再到如今的相亲,父母强势地管控着她人生中的每一个关口。“我感觉相亲都是些条件不怎么好、靠自己找不到对象的人参加的,为什么他们这么着急安排我相亲,难道我在他们眼里那么差劲吗?”孙妮委屈地说。

还未走出校门,就被安排相亲的大学生不止赵茜茜和孙妮。在微博、豆瓣、天涯等社交平台上搜索“大学生相亲”等字样,能发现很多在校大学生诉说过自己的被相亲经历,且评论区里同病相怜者众多;知乎上有个关于“90后年轻人被催婚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的问题,400多名用户进行了回答,大部分人都是在分享自己被家人强行安排相亲时的恐惧。

当“校园萝莉”遇上“成功大叔”

当妈妈反复在赵茜茜耳边唠叨相亲对象“名校毕业、家里有几套房子,是‘拆二代’,而且人帅,个子也高”时,她终于松口了,答应暑假期间见见这位传说中的“高富帅”。

赵茜茜坦言,现在流行的玛丽苏剧集中,总有女主角向“霸道总裁”低头的情节。她这样的女生,还没出社会,恋爱也没谈过几次,对那些别人口中条件好的男士多少会心存一些幻想。

在相约见面的咖啡厅,男方明显早有准备,衬衫西裤,正襟危坐。可能没料到女方年纪会这么小,看到赵茜茜走进来时他似乎吃了一惊,接着对她从头打量到脚。

点击申请JAZZTEL网络申请

“那眼神,就像是某种不太可爱的动物,用舌头把我黏腻腻地从头到尾舔了一遍。”赵茜茜说,她从没见过男生如此毫不掩饰的目光。

“你平时都不化妆吗,还是今天赶时间没来得及化?”相亲男问完,还表示他喜欢女生出门化妆,显得成熟一点。

“哦。我平时不化妆,我不喜欢成熟。”

见茜茜刻意疏远,男方并未气馁,接着问道:“你学的什么专业啊?会计吗?还是师范?”

“我学新闻的。”

“一个女孩子学新闻,做记者,以后岂不是要到处跑、经常熬夜,怎么顾家啊?”相亲男痛心疾首地对茜茜说,“你这专业,还能改吗?”

“哎呀,学新闻又不一定当记者,她们系好多毕业生都去做公务员、进企业的。”茜茜妈妈赶紧打起了圆场。

“噢,那还好。”男方抿了口饮料,谈话的气氛瞬间凝固。

“你平时休息都喜欢做什么?”为了避免尴尬,茜茜主动挑起话头。

“游泳、打网球。你呢?”听完男方的提问,赵茜茜顿了一下,默默地把准备脱口而出的“王者荣耀(一款游戏)”换成了“上网”。

“平时别上太多网,辐射致癌,不利于生小孩。”对方义正词严地说。

“这哪里是差4岁呀,简直是差了一个世纪,我是找男朋友又不是找爸爸,有钱、稳重有什么用?”回到家后,赵茜茜向妈妈直抱怨。

跟班上几个闺蜜聊天时,赵茜茜得知,在她们身边,像这样“校园萝莉”遭遇奇葩“成功大叔”相亲失败的案例还不少。“三观不合,难以沟通”是主要原因。

“在对待相亲这件事的态度上的分歧,就已经体现了双方的不同观念,对方是一心奔着结婚的,而我们大多是被赶鸭子上架。”赵茜茜说,大学生普遍脸皮薄,对爱情抱有幻想,与相亲场合是“先天性的八字不合”。而且身边的同学即使有相亲时看对眼的,交往过程中也会很快感到校园人和社会人的差距:不仅双方关心的话题不同,就连地位也是不平等的——女生似乎总是被给予的、卑微的那一个,能把感情修成正果的少之又少。

生理上成熟了就要被父母推向相亲市场吗

“大学要恋爱,毕业要结婚。爸妈暗喻,亲戚明催,是谁规定了人到什么时候就该做什么事?”对于大学生被相亲这事,南宁女大学生周虹显然有自己的看法。

但周虹妈妈却一再苦口婆心地跟她解释:“我不是急着想把你嫁出去。我是担心,你上了大学,自己不会挑、不会选,妈妈给你介绍同事的儿子,至少知根知底。”

为此,妈妈还经常拿周虹高中时交往过的那个前男友来嘲讽她眼光差:“成绩那么差,家里又是单亲,篮球打得好有什么用?不是自己后来也后悔了?”

这些话,让周虹觉得妈妈好像从没年轻过似的,青春的冲动和初恋的美好,在她嘴里变得一文不值,只剩下功利的算计。她后来明白了,妈妈这么急着给她做介绍,是想抢在她自己找对象之前,提前进行准入干预。

从周虹上大学开始,妈妈便以帮忙把关为由,理直气壮地介入她的感情生活。还给她谈恋爱定了三不准原则:不准找外地的,不准找家里没有稳定收入的,不准找单亲家庭的。

“找个同乡,不仅知根知底,以后家里出了什么事你们还能第一时间照应。”妈妈不断向周虹灌输着自己的婚姻观,“在中国,结婚从来就不只是两个人的事,妈妈不指望你嫁入豪门,但至少找个跟家里经济条件相当的吧。要是嫁得不好,爸妈不仅指望不上你养老,咱家还得不停地给男方家倒贴,到时候你就知道后悔了。”

周虹的亲戚、朋友家不乏年过30岁还未出嫁的女性,每次走亲访友提起这个话题,都会加剧妈妈的焦虑,使她更为疯狂地向周虹发起一轮轮相亲攻势。她的理论是:女生无论相貌多好、能力多高,过了25岁以后就会开始失去市场。“都说现在男多女少,可家庭好、工作好、人也好的男人你看看还剩几个?”

从吃什么奶粉,到上什么样的幼儿园;从报什么特长班,到选什么样的班主任;从穿什么牌子的衣服,到物色什么样的对象……周虹感到妈妈替她操的心简直越来越多。可两代人的成长环境、教育程度导致她和妈妈的心理鸿沟也越来越大。

“怎么没听说男生在大学阶段就被催婚,可女生却要被父母推向相亲市场呢?”周虹抱怨说,女生在婚恋市场上,唯一能够依托的资本,真的就仅仅是年轻、漂亮吗?大家看待男生的标准可不是这样,至少要看他的事业、性格,而看女生却仅仅是看一些被物化的外在条件,“这不是对于女性的歧视,又是什么呢?”

▉ 摘编自网络

关于作者

留下你的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