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人物】这个酷毙了的中国男人,因一个毒誓,如今却沦落到倾家荡产整天哭哭啼啼……

0


转自西班牙生活通:孙冕与孙周而他也凭借这次广告创意,和导演孙周成立广告公司,在短短几年间的90年代初,就拥有了高达百万的资产,而走上了人生的巅峰。全球从北侧登顶珠峰年龄最大的华人每一次登山都是一次挑战极限之旅。困难、危


孙冕与孙周


而他也凭借这次广告创意,

和导演孙周成立广告公司,

在短短几年间的90年代初,

就拥有了高达百万的资产,

而走上了人生的巅峰。


全球从北侧登顶珠峰年龄最大的华人


每一次登山都是一次挑战极限之旅。

困难、危险,时刻伴随,

但他说:“登山其实就是一条心路,

有很多的痛苦,不是腿走不动,

而是你的心跨越不过去。”


如此勇敢的老爷子,真是帅气逼人,

年近六旬,可他还是,

热血得一塌糊涂,

仿佛一个才20岁的青葱少年。


平日里,

他重友情,友人在他面前痛哭流涕,

他也跟着抹眼泪,哭得昏天暗地,

最后还是友人一句:去吃宵夜吧,

才将他从悲痛中拉了回来。

正是这样的真性情,

让他身边围绕着,

无数肝胆相照的好朋友,

陈坤、邓超等明星也都是他的至交。

他一直梦想去这样一个地方,

花没人摘,酒无人劝,醉无人管。

如果不是2011年的一件事,

已经功成名就的他,

也许早就已经过上这样的生活了。

2011年,是他人生的转折点……

他偶然间看到好友,

拍摄的纪录片《寻找少校》,

“国民党抗战老兵”这个群体闯入了他的视野,

本就生于军人家庭,

老兵两个字与他产生了共鸣。

他曾给一位远征老军人,

出钱租住养老院,

半年后老人安详离世了。


点击申请JAZZTEL网络申请

然而残酷的是,他的救助速度,

远远赶不上发现老兵的速度,

更赶不上他们死去的速度。

在全中国,

仅有几千名还健在的抗战老兵。

最年轻的84岁,最老已经超过98岁,

不久的将来,他们都将离去,

这是一场与时间竞争的残酷比赛。

2008年走了两个老兵,

2009年走了17个,

2010年走了81个,

2011年走了87个,

2012年走了271个,

2013年走了378个……

他清晰准确地记得这每一个数字,

因为每一个数字背后,

都是一位老兵的生命……

一次,他募集了2万元为一个河南老兵治病,

钱还没花完,老人就走了,

让人更心寒的是,老人的子女,

却向他索取3万元,

否则不把老人拉出来安葬,

他嚎啕大哭:什么世道,什么人啊?!

最后谈判,给了家人1万3千元,

14天后,老人才得以入殓……


他变得越来越爱哭,

一说起老兵,就泪水喷涌,

以至于有人戏称他为“祥林哥”,

可他毫不在乎。

这是一条踩着泪水蹚过来的路,

每一次哭泣和告别,

既让他悲伤也给他新的力量,

不断地提醒他:

抓紧时间,赶快去做。

在和老兵们不断地接触中,

让他心灵感到最震撼的是,

每当他问老兵们需要什么时,

老兵们总是回答:什么都不需要。

他明白,老兵们最大的心愿,

不过是被尊重、被记得而已。


他四处接受采访,

泪流满面地登上舞台,

紧握拳头,将这些老兵们的遭遇,

告诉更多的人,

只为让更多人意识到:

向光荣岁月致敬,抚慰民族良心,

才是我们这些安享太平岁月的晚辈们,

应尽的绵薄之力。

他尽他自己全部的能量,

给抗日老兵们养老送终,

让他们在临死前,

过上了普通人该过的日子,

还给他们心中的尊严和正义。

如今已经一头白发的他,

为了老兵,

是真正的倾家荡产了,

存款连5万都不到。

但他却收获了比金钱,

更重要更珍贵的财富。

他曾说过这样一段话:

在现在经济实力之下,

我们一夜之间可以造一个新的城,

但是我们这个社会的良知、

这个社会的公信力,

我们民族那种与人为善、善待被人的传统,

这才是支撑我们这个民族的精神大厦,

而我不得不残酷的说:

我个人认为这个大厦塌了,

要真正把这个大厦扶起来,

要靠吾辈人的努力。



经历半生激荡,

他身上的力气和能量,

还远远没有挥洒完。

他叫自己是“行者”,

因为他的偶像是孙悟空,除恶扬善,

历经千难万险前往西天取经,

而他在当今的中国,

正坚定地走在救助老兵的路上。


他是全中国最性感的男人,

因为感性,所以性感。

这个世界上,

或许长相帅气的人有很多。 

但他却帅得独一无二,

用人格魅力和率直三观影响着周遭的人。 


现在已经64岁的他,

还在激烈地燃烧自己,温暖着这个,

时而会寒冷彻骨的世界!

一半是快乐人生,

一半是快意江湖,

一半是用脚丈量大地,

一半是用心陪伴老兵身影,

在这个显山露水的年代,

他是那么地酷,那么地帅!

那么地令人尊敬!

致敬孙冕!致敬老兵!

▉ 摘编自网络

关于作者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