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媒体人:我看了江歌被害案的案卷,很惨!

0


我看了江歌被害案的案卷  文 | 徐静波   亚洲通讯社社长、喜马拉雅精品课程《静说日本》主讲人  因为新京报《局面》拍了一个视频节目,江歌遇害案再度成为舆论关注的焦点。  《局面》做了一件好事,终于在江歌遇害一周年之前,劝说刘鑫与江歌妈妈见了面道了歉。    虽然一起生活在青岛的即墨市,但是刘鑫父我看了江歌被害案的案卷

  文 | 徐静波

  亚洲通讯社社长、喜马拉雅精品课程《静说日本》主讲人

googletag.cmd.push(function() { googletag.display(“div-gpt-ad-1510077565033-0”); });

  因为新京报《局面》拍了一个视频节目,江歌遇害案再度成为舆论关注的焦点。

  《局面》做了一件好事,终于在江歌遇害一周年之前,劝说刘鑫与江歌妈妈见了面道了歉。

  

  虽然一起生活在青岛的即墨市,但是刘鑫父母自从在江歌被害的第二天,到过江歌妈妈的地方接听到刘鑫的电话,知道江歌遇害而自己女儿没事时,留下一句:“刘鑫没事,那我们就走。”从此就再也没有露面。刘鑫也随后切断了与江歌妈妈的联系。

  我跟我们通讯社的日本员工讨论过这一问题:“假如,这件事发生在日本人身上,会如何处理?”

  他们告诉我,虽然刘鑫已过20岁,属于成年人,父母可以不承担监护责任,但是在日本的话,父母亲不仅会拿出一笔钱表示“救了我女儿”的感谢之意,而且会自始自终参与丧事活动,头七、四十九天、周年时一起上坟祭奠。而刘鑫本人一定会经常陪伴江歌的妈妈,尽一份“女儿”之职。如果不这样做的话,不仅会承担很大的道义责任,而且还会遭到亲戚朋友的指责。因为这是做人的基本道理!

  我举日本的例子,一定会有人反感。但是,我觉得这才是正常人应该做的正常事。

  但是,刘鑫和刘鑫父母选择了逃避,甚至说出了“你女儿死与我们无关”、“你女儿命短”这样的话来。所以,我们有时候真的不能怪刘鑫,因为家庭道义甚至人性的缺失,只会导致刘鑫采取逃避的行动——虽然她自己也已经是20多岁的人。

  人只有当自己做了父母,有了孩子,才会真切体验到失去孩子的切肉之痛。江歌妈妈跟我说:“如果不是为了给江歌讨一个说法,我一定早已经随江歌而去。”在江歌的坟边,江歌妈妈给自己留了一个空穴。

  

  所以,能够支撑这一位单亲母亲活下去的勇气,就是这一场官司。而最能抚慰这位母亲孤寂痛苦心灵的,应是刘鑫和她的家人。

  但是,刘鑫和家人不仅屏蔽了江歌妈妈的电话,切断了与江歌妈妈的联系,甚至说出不少难听的话,还搬了家。

  “我女儿是为刘鑫死的”,这一念头,一直缠绕在江歌妈妈的心头,随着刘鑫一家越躲越远,这种愤怒也自然是越积越重,最终导致江歌妈妈在即墨市的街头张贴传单,一定要找到刘鑫。这种做法是不是合法?也许不合法,但是,如果换成另外一位母亲的话,也会这样做,因为合理。

  

  正因为有这一份传单,终于有人告诉江歌妈妈,刘鑫一家的新住址和电话,于是也有了《局面》的登门采访,也有了江歌妈妈与刘鑫的第一次见面。

  刘鑫最终能够与江歌妈妈见面,并说出“阿姨,对不起”这句话,这还是要肯定她的,说明她已经懂事,已经知道做人的道理。作为这一案件的一名当事人,刘鑫也承受了很大的心理压力,和血淋淋现场的记忆冲击。但是,如果她从一开始,就坚定地站在江歌妈妈的身边,也许,情况就会不一样。一开始错了,以后就不能再错。我想,社会舆论也可以给刘鑫一个改正自己过失的机会,她也要生活下去。

  

  到今天上午,声援江歌妈妈的网上签名,已经超过了150万。日本是一个司法独立的社会,签名不一定会对公正审判构成影响,但是,会给法官和陪审员们一个民意的参考。更为重要的是,它能够让江歌的妈妈感悟到身边还有人在帮她、在支持她、和她一样没有忘记已经变成骨灰的美丽侠义的女儿。因为事实上,她身边除了一位与她一起饮泪的老母亲,没有其他可以商量和依靠的人。

  因为江歌妈妈不懂日语,日本警方和检察院的所有调查案卷的复印件,都送到了我的办公室,我把厚达一尺的案卷看了几遍,包括凶手陈世峰的供词、刘鑫的证词、警方保留的刘鑫报警时现场录音和刘鑫与江歌最后对话,刘鑫与陈世峰、刘鑫与江歌微信联络的记录。因为涉及守秘义务,我目前还无法透露细节内容,但是,在整个案件,尤其是江歌被害过程中,刘鑫是负有很大责任的。假如,陈世峰的供词是靠谱的话,江歌妈妈估计一辈子都不会原谅刘鑫!

  所以,有时候,道义的责任,比司法的责任更重大!很期待,刘鑫能够到庭作证。

  江歌妈妈到日本的第二天,拿了一包东西来我办公室,她跟我说,这是日本警方给她的有关江歌被害的照片,她没有勇气看,但是又很想知道女儿最后是怎样死的。我按住她的手,对她说:“一辈子都不要打开,你只要记住女儿的美丽就行。”她哭了。

  

  其实,我已经在检察院提供的案卷中都看了,十几刀,很惨很惨!为了不让江歌妈妈看到,我把那一部分案卷预先抽走了。看了之后,连我杀陈世峰的念头都有!而江歌妈妈会疯的!

  下个月开庭的时候,我会陪伴江歌妈妈走上法庭。

  我想,我代表的不是我本人,而是所有关心支持江歌母亲的朋友们。我们需要支撑她打完这一场官司,并最终帮助她走出案件的阴影!

点击申请JAZZTEL网络申请

  相关新闻:

  日本媒体人谈江歌案:现场照片很悲惨,陈世峰是有备而来

  

  

本期访谈对象:亚洲通讯社社长 徐静波

  新闻晨报消息,中国女生江歌在日本遇害一案下月将在东京开庭审理。近日,国内舆论却就其背后的道义责任问题发起了一场全民声讨,声讨的对象是凶杀案发生现场得以幸存的另一位女生即嫌犯的前女友刘鑫。案发当时究竟发生了什么?刘鑫事后的沉默是否应当?昨天,在日资深媒体人徐静波的一篇《我看了江歌被害案的案卷》在微信朋友圈被广泛传播,文中说,“在整个案件尤其是江歌被害过程中,刘鑫负有很大责任”。《顾问》就此采访了他。

  我看到了照片,很悲惨

  新闻晨报:您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关注和跟进这个案件的?

  徐静波:我从去年11月案件一发生就开始关注,但是,并没有参加江歌的葬礼。相比之下,在日华人华侨对此事的关注和参与更多。不过,在事件发生一周后,我在博客上写了一篇关于这起事件的文章,在国内引起较大影响,江歌母亲对此很感激,她当时孤身一人来到日本,举目无亲,语言也不通,很希望得到在日华人的帮助,因此和我有了紧密的联系。在过去这一年当中,我去过(山东青岛即墨市)江歌母亲的家,给江歌扫过墓,也为江歌母亲募捐,我们一直默默地在关注着她,平时也保持一定的联系。最近因为马上要开庭,检察院有大量的调查案卷,江歌母亲需要有人为她解读和指点,她把这些事情委托给了我,所以我有机会看到警方和检方关于此案的所有案卷。

  新闻晨报:考虑到案卷的涉密性,我可能无法就很多细节来询问您,能否请您告诉我您看后的感受?

  徐静波:陈世峰确实是有备而来,应该说是有计划地实施了一起杀人案,他当初的实施对象可能就是刘鑫,但是,现场发生的情况是,刘鑫先进了房间,江歌在后,所以他袭击了江歌,导致江歌死亡。从尸检的报告来看,江歌中了十几刀,我看到了照片,很悲惨,我一生当中没有看到过如此悲惨的照片。就卷宗的记录来看,在刘鑫与陈世峰吵架、分手、没有地方住的情况下,江歌作为同乡好友,收留了她;在刘鑫跟陈世峰的感情纠葛中,江歌也一直站在刘鑫的角度; 为了刘鑫与陈世峰争吵的问题,江歌还曾一个人去找过陈世峰。所以,在整个案件发生过程中,刘鑫应当知道凶手是谁,她也确实因为江歌替她挡刀才幸免于难。从这个角度来讲,刘鑫同其家人应当好好厚待江歌的妈妈,能尽多少力另当别论,这是最基本的礼义道德,但是将近一年来,他们即使与江歌母亲生活在一个城市中,却采取躲避、屏蔽,甚至有一些不好听的谩骂,这是凶案悲剧之外不应当出现的人性悲剧,而两起悲剧同时压在江歌母亲的身上,我认为很不公平。

  警方对证据收集已很齐全

  新闻晨报:我们在媒体上看到的关于刘鑫及其家人事后表现的报道不存在偏颇、片面和刻意放大,是吗?

  徐静波:警方对证据的调查和收集已经很齐全,包括许多监控录像,也包括刘鑫和陈世峰、刘鑫和江歌所有的微信来往,江歌的妈妈已经看过案卷,我想说,她向媒体透露的关于江歌遇害的所有信息应该是真实的。

  新闻晨报:基于这些案卷,现在能不能预见法庭最终的判决?

  徐静波:日本对于杀人犯的判决比较轻,根据以往的案例,一个人杀死另一个人,判处死刑的可能性不大。作为受害者的母亲,江歌的妈妈之所以感到加倍的痛苦,就是因为她接受不了,自己的女儿已经化为骨灰,而凶手却还活着。

  新闻晨报:就您了解到的情况,江歌母亲目前的状态怎么样?

  徐静波:她很坚强。江歌遇害一个月,我去扫墓,也看望了江歌母亲。她作为单身母亲,把女儿养大,很不容易。她曾说,再过一年,她这一生就有了出头之日。因为到时候,江歌就研究生毕业了,可以工作了。她甚至都规划好了,等江歌结婚后,就去帮女儿带孩子。当一切化为灰烬,江歌母亲想过自杀,她在女儿坟墓的边上也给自己买了一块墓地,要给女儿作伴。但是,有两个很重要的原因支撑她继续活着,一是她要给女儿讨一个说法,另一个是这么多好心的网友以及在日华人一直在鼓励和支持她,给了她许多温暖,大家还给她捐款,她觉得有义务把官司打完,给女儿一片蓝天。我最近见到她,发现她真的很憔悴,苍老了许多,她的心脏也不好,所以,我也真的很替她担心。

  将陪江歌母亲上法庭

  新闻晨报:下个月您将陪伴江歌母亲走上法庭,到时您会做些什么?

  徐静波:日本的法庭审判不搞现场直播,甚至不能录像,不能拍照。东京法院的法庭也很小,能够容纳的人很少,但是,这起事件引起中日两国社会的共同关注,中国的媒体到时可能会努力进入法庭听审,在日许多华人也都想到场为江歌母亲声援。江歌母亲作为受害者家属,会被允许带两位亲友入庭,她同我商量,我也很愿意陪伴她,另外我还考虑再请一位女士一同参加,因为我担心,江歌的妈妈在法庭上见到陈世峰或是听到现场这么多证词以后,会受不了,整个倒下去。我想,我必须在她身边,一起去面对这个痛苦的场景。

  新闻晨报:日本公众对这起事件有多大关注?日本媒体的报道和评论聚焦的是哪些角度?

  徐静波:凶杀案发生以后,日本各大电视台与各大报纸都对此进行了报道,为江歌这么年轻的生命的结束感到惋惜。最近一段时间,日媒对此案尚没有什么报道,但是我想,随着华文媒体的关注,在中国的日本各大媒体的中国分社也会加大关注,再过几天,尤其在开庭前,日本媒体也一定会跟进。江歌母亲这两天也在东京街头进行签名仪式,有一位日本男士路过的时候对她说:您女儿在日本被害,我作为日本人感到很悲伤,我们没有为她提供一个安全的环境,我向您表示抱歉。我想,这位日本朋友说的话代表了相当一部分日本善良民众的心态。

  希望她能出庭讲出真相

  新闻晨报:您在文中说,刘鑫从一开始就做错,以后不可以再错,但是,“社会舆论也可以给刘鑫一个改正自己过失的机会,她也要生活下去”。

  徐静波:我觉得,媒体对江歌案关注的性质已经发生了重大的改变,大家现在关心的并不是凶杀案本身,而是好人为什么不能得到好报。从刘鑫及其家人的表现中,大家想分辨和讨论这中间到底缺失了什么,整个社会舆论的关注焦点上升到了这个高度,所以,国内媒体最近这一系列报道很有社会教育意义。

  刘鑫作为江歌生前好友,受到过江歌很多照顾,如果刘鑫及其家人在事后能表现出应有的道德和良知去关爱江歌母亲的话,事情也不至于发展到现在这个地步。虽然刘鑫说,警方不允许她和受害人家属接触,就此,我还特地征询过日本律师,律师告诉我,日本法律并没有这样的规定。即使在案件发生之初,警方出于种种考虑要求刘鑫注意自己的人身安全,不要在公开场合多露面,或者要求她随时到警局报到。但是,在案发后那个危险阶段已经过去的情况下,在事后将近一年的过程中,刘鑫既没有到江歌家看望江歌的妈妈,也没有去江歌的坟头祭奠,刘鑫的父母也没有给江歌母亲任何善良的回应,甚至当江歌的妈妈打电话向刘鑫了解女儿被害的过程(因为只有刘鑫知道),刘鑫却一直躲着,将微信拉黑,将号码屏蔽,毫无疑问,刘鑫和她的父母都得承担道义上的责任。

  至于在整个凶杀案的过程中,刘鑫应该承担多大责任,在案卷中,各方面的证词都已经有所表述,我想,等开庭以后,就会有结果。但是,我仍觉得,她还年轻,还需要继续生活,整个中国的舆论对她和她家人的鞭挞已经很深、很透。她之所以接受媒体的劝说,最终去见了江歌的妈妈,不管情愿不情愿,终于还是说了句“对不起”,说明某种程度上她已经有所醒悟,应该给她一个改正错误的机会。希望她能够到东京来出庭,讲出事实的真相,以告慰死者在天之灵。

Criteo.DisplayAd({
“zoneid”: 256037,
“async”: false});

关于作者

留下你的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