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媒:“日本人就是中国人?”

0

image

今年号称日本具最大发行量的财经报纸《日本经济新闻》的中文网发表了村山宏题为”日本人就是中国人?”的妙文,声称日本人并非中国人的直接子孙,而是”杂种”,日本文化也是”杂种文化”。以下为原文。

经常从中国人的口中听到一种说法–“日本人就是中国人。徐福从中国带到日本的中国人的子孙就是日本人吧”。每当听到这种说法,笔者都感到困惑。这种说法也许是出于一种亲近感,认为中国人与日本人是拥有相同祖先的同一人种,关系能够更为密切。也许是出于一种优越感,就如同英国人对美国人所抱有的本家意识一样,认为中国才是日本的真正起源。秦始皇为寻找不老不死之药将徐福派往日本的传说在中日两国的许多地方都有流传,但其中很多似乎是后世编造的虚构故事。那么,日本人来自哪里呢?

如果只看相貌,中国人和日本人非常相似,但骨架却一直被认为完全不同。据称中国人的腿部轮廓苗条,与O型腿比例很高的日本人截然不同。过去日本人不吃肉,在榻榻米上生活,因此体型矮小,而且腿也很短。但是,二战后日本的饮食出现了欧美化,生活中也开始使用椅子。由此,日本人的身高变得比中国人更高,近年来年轻人的腿也变得修长苗条。外表上的相貌和体型因饮食、生活环境和气候的变化而改变,因此仅通过外形无法确定祖先。

作为寻找一个民族的祖先的方法,还有分析语言的方式。这是因为,讲述相似语言的民族的祖先很有可能是相同的。学习日语的人都会知道,中文和日语的语法结构完全不同。中文的语序反而更接近于英语和法语。而日语属于乌拉尔-阿尔泰语系,与日语具有相似语法结构的语言包括韩语、满族语、蒙古语和土耳其语等。仅从语言来看,日本人的祖先似乎并非中国人。

那么,日本人是否来自相邻的朝鲜半岛呢?日语和韩语在语法上相似,但在日常生活中使用的基本词汇却不相同。如果除去日本统治时代由日语进入韩语的日本式汉字词汇,这2种语言中相同的词汇并不多。在非常遥远的时代,或许是讲述相同语言的亲戚,但似乎难以断言韩国或朝鲜人是日本人的直接祖先。

语言未必都是从祖先传承给子孙。这是因为,随后到来的强有力的人(统治者)的语言将变成通用语,所有的人都将使用通用语。例如,罗马帝国将领土从现在的意大利扩大至法国和西班牙,在这个过程中,消灭了当地的语言。以拉丁语完成本土化的形式,形成了意大利、法国和西班牙等语言。仅仅通过语言,仍然难以确定祖先。

文化风俗又如何呢?由于相扑等格斗运动的风俗与蒙古相似,有观点认为日本人的祖先是北亚的骑马民族。但是,日本很少存在与马和羊等游牧生活有关的传说和风俗,上述说法有些缺乏说服力。日本人食用纳豆这一让大豆发酵而制作的食品,中国云南省的人据称也非常爱吃发酵食品。因此认为日本人起源于云南省的说法一度很盛行。与水稻种植相关的语言同印度泰米尔地区的语言相似,因此还有说法认为将水稻种植传到日本的人或许来自于印度。上述各种说法都缺乏可靠证据。

点击申请JAZZTEL网络申请

日本人的祖先长期以来是一个谜,但随着科学的发展,线索被发现。NHK在最近的节目中介绍了利用DNA分析法寻找祖先的研究成果。据介绍,被称为Y染色体(父系遗传)的DNA分为从“A”到“T”的20个种类。如果具有相同类型的Y染色体,祖先就将是相同的。在中国和朝鲜半岛等亚洲大陆,“O”型染色体是主流,而日本除了“O”型之外,还有很多“D”型。也就是说,日本人的祖先并非全部来自于中国和朝鲜半岛。

除了日本人之外,只有生活在印度洋的安达曼群岛和西藏山区的人具有“D”型染色体。“D”型的人过去曾生活在亚洲,但后来被占据优势的“O”型所取代。“D”型仅仅在岛屿和山区被保留下来的假说能够成立。从这个结果可以看出,首先是“D”型人最早开始在日本生活,之后“O”型人接踵而来,最后形成了混血。

“D”型是被称为绳文人的人种,而“O”型据推测是被称为弥生人的人种。日本的古代划分为绳文时代(公元前1万6000年至公元前约300年)和弥生时代(公元前300年左右至公元后250年左右),但两个时代的主人公似乎有所不同。可能是绳文人首先从现在的印度尼西亚等东南亚地区来到日本,随后弥生人从中国南部、朝鲜半岛来到日本。此外,日本人中还拥有与俄罗斯东部土著居民相同DNA的人。

从亚洲各地到来的人们很快在日本形成了混血。因此,日本保留了亚洲各地的各种风俗和语言。虽然听起来不文雅,但日本人确实属于“杂种”。就算没有得到科学证明,日本人也早已注意到自己的“杂种性”。日本人非但不以“杂种”为耻,反而一直以此为傲。20世纪后半期有代表性的日本知识分子加藤周一就将日本文化称为“杂种文化”。

从绳文时代延续下来的日本固有文化融合了中国和朝鲜文化,明治维新以后进一步注入欧洲文化,二战后又注入美国文化,最终形成了现代日本文化。日本能毫不排斥地接受海外文化,将其混合并加以发展,进而形成新文化。如果拒绝不同的文化,文化的同一性将加强,形成新创造的可能性将下降。

笔者认为文明就是不同文化的混合(杂种)。过去罗马帝国推动了这种混合,唐朝在亚洲促进了文化的混合。在现代,从全世界吸引移民的美国处在文明(混合)的中心。正因为如此,无论是经济还是科学技术,美国都处在世界前列。笔者之所以对日本的反华和嫌韩、中国的反日和嫌韩都采取极为严厉的态度,就是因为感受到了拒绝“杂种”的国粹主义的危害性。

日本人并非中国人的直接子孙,而是“杂种”。

作者為日本經濟新聞(中文版:日經中文網)亞洲總局編輯委員

(日本物语)

发自 17euro.com

关于作者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