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霍伊为何能熬过最艰难任期

0


友行传媒
拉霍伊为何能熬过西班牙最艰难的四年任期 欧浪时评(评论员/柳传艺):拉霍伊对本周日的首相连任大选雄心勃勃,尽管不再是四年前那样不费吹灰之力即可上台,但随着20日选举的到来,拉霍伊总算是任满了最艰难的四年,而没有像前任萨帕特罗那样,在艰苦的煎熬里只好宣布提前大选。拉霍伊领导西班牙的这四年,甚至比

拉霍伊为何能熬过西班牙最艰难的四年任期

   欧浪时评(评论员/柳传艺):拉霍伊对本周日的首相连任大选雄心勃勃,尽管不再是四年前那样不费吹灰之力即可上台,但随着20日选举的到来,拉霍伊总算是任满了最艰难的四年,而没有像前任萨帕特罗那样,在艰苦的煎熬里只好宣布提前大选。拉霍伊领导西班牙的这四年,甚至比萨帕特罗艰难的多,形势更恶劣,而且还有系列腐败丑闻缠身,但拉霍伊比萨帕特罗运气好。至此,拉霍伊算是幸免遇难,以胜利口号宣告完成了选民赋予的四年使命。

   2011年11月20日,西班牙选民走向投票箱,选举新一届西班牙国会也即间接地选出新一任西班牙首相。当时,西班牙正处“八十年不遇的最严重经济危机”,西班牙人对人民党主席拉霍伊寄予厚望,期待人民党人力挽狂澜,扭转西班牙形势。

   鉴于当时的深重危机,国民对台上的社工党人萨帕特罗政府强烈不满,萨帕特罗下台几乎是零疑问,包括萨帕特罗本人也如此预料。萨帕特罗当时是在第二任期上,反对派拉霍伊多次要求提前选举,但被萨帕特罗拒绝,萨帕特罗力求熬过这最难熬的时刻,以完成“选民赋予的四年神圣使命”。但最后,萨帕特罗选择了屈服,宣布把大选提前到11月20日举行,也等于说,萨帕特罗在还有4个月任期未满下选择了屈服,这一选择也暗示着萨帕特罗政府的失败,在宣布提前大选的同时,社工党人也准备好迎接失败,结果也如是,拉霍伊为首的人民党得票44.6%,以压倒性胜利赢得选举,在国会下议院350个席位里获得席位186个,属于以绝大多数上台。这场大选,拉霍伊几乎不必费力气就得胜。

   拉霍伊接管过来的西班牙是,经济增长遭遇第二次衰退,财政赤字9%,失业率22.5%(480万人失业),公共债务占gdp比重70%(7千多亿欧元),银行业系统在崩溃边缘,西班牙融资市场上的风险溢价每日飙升。面临这些极大不利,前任萨帕特罗基本是不作为,没有服从欧盟的紧缩令,仅在系统开支上削减150多亿以缓和赤字偏高,未敢大刀阔斧地收紧基础公共服务开支和改革劳动市场。

   拉霍伊则相当果断和敢下狠手,向“最痛苦的地方下刀”,他在就职宣言里就说,“我将坚持真理,坚持说真话,尽管说出口会是痛苦的事,但我将坦率地说真话,叫做面包的就是面包,叫做红酒的就是红酒…”大约是在暗示他上任后会有让人痛苦的措施出台,“面包、红酒”也成了拉霍伊语录集里的奇句。

   同样,与萨帕特罗相反的是,拉霍伊基本是照着默克尔为首的欧盟右翼指挥棒转,“欧盟指到哪就打倒哪”。拉霍伊上台第一个月,就推翻“不加税”诺言立即提高增值税,最高税率从19%提高至21%,低级税率从8%升至10%,一些原属低级税率8%的产品则更被划入最高税率21%,最低税率4%则未变,但仅有第一需要食物如面包牛奶大米面粉等基本食品在此税项内。

   拉霍伊在前两年任期,对西班牙劳动市场、税制、行政体积、教育、医疗、社会福祉等领域做大手术,所有公共基础服务领域都未能幸免“紧缩劫难”。

点击申请JAZZTEL网络申请

   拉霍伊在前两年多任期内基本无出台过任何主动提高经济和就业的措施,而把精力集中在紧缩和降低生活和工作质量上,拉霍伊的理论很简单,认为西班牙上一经济期是“活在能力之上”,一切措施以实现欧盟号召的减赤和避免西班牙拖累欧元区为目的。

   尤其是劳动市场改革带动的廉价化解雇,以及私营化行动,导致西班牙迎来新一轮大规模失业潮,在拉霍伊上任三个月后的2012年第一季,失业增加37万人,2012是个可怕的年份,这一年结束后,失业人口达596万,600万失业心理关口就在眼前,这一恶劣情况保持到2013年入夏左右才稍有改变,失业略降至589万,但一系列让民众不满的经济政策和紧缩措施,遭致西班牙社会的最大拒绝。

   拉霍伊一重大行动是健康化西班牙银行业,从国际结构借贷600多亿欧元用于挽救本国银行业,代价自然是国民来埋单,尽管拉霍伊政府宣称是“非常划算的贷款”,且不算进赤字内,但后果也让西班牙公共债务从7000亿飙升到一万亿,国民更不满的是,拉霍伊还挪用退休金系统储备40%,扶植就要倾倒的银行大鳄,实际上,挽救西班牙银行业,除了须向欧盟和imf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借贷600亿,拉霍伊还动用国库200多亿注入到银行业,而银行业活过来后,则加紧逼迫房贷家庭,50万家庭存在被收楼抵债悲剧。这让拉霍伊背上只挽救财团不挽救社会的指责。

   而从2012年开始至今的反偷税漏税大行动,让包括人民党金融主管等要人在内的大批政客腐败案一波紧接一波曝光,拉霍伊领导的人民党则陷最严重的腐败丑闻中,包括人民党的马德里总部也因涉嫌腐败而被反腐检察厅搜查了20小时,拉霍伊本人也在被怀疑中,但拉霍伊利用了在议会的优势,避免自己须到国会接受质询,但同时增加国民对人民党的不满。

   任期前三年是拉霍伊最受煎熬的日子,所处的形势比前任萨帕特罗还要恶劣和艰难,但拉霍伊最终熬了过去,而没像萨帕特罗那样“投降”。

   2014年开始,拉霍伊的曙光开始出现,失业和衰退在远离,拉霍伊如今吹嘘的是增长和复兴,如增长达3%以上,失业降至420万,如果对比2012时近600万,这确实显著的改善,但若对比上任时,则是从22.5%降至不过21%。

   以其说是拉霍伊的能力比萨帕特罗强,不如说拉霍伊比萨帕特罗运气好,比如说,拉霍伊服从欧盟指挥棒的代价获得了比萨帕特罗要好得多的欧盟回报。

   一来,拉霍伊十分得益于欧洲央行的货币和利率措施,如大规模的qe扩张政策一下平息欧元主权债务风险,融资成本大降,这对非常需要借钱过日的西班牙有利,西班牙国债收益率在qe政策下应声而落,让拉霍伊政府仅在每年还息上就少了上百亿欧元。二来、央行对欧元存款利息的调整到负数,在刺激欧元区增长,而欧元区许多国家也率先摆脱危机,形势好转比西班牙快,这让西班牙的阳光事业一年又一年打破纪录,萨帕特罗时代是保持每年迎接观光客5000万人次的传统记录,近三年的观光收入则大增,如今则向7000万冲刺。

   萨帕特罗未能碰上的好运气还有油价下挫和西班牙劳力蒸发,一年前的油价下挫,让燃油靠外来依赖奇高的西班牙十分受益,这些节省在带动西班牙增长;另外,西班牙严峻危机下,让大量劳力外流而消失在失业记录中,这又是拉霍伊捡到的大便宜,因光外流的劳力就达50万人,这让拉霍伊的失业降低数字变得好看,又无需为他们找工作。另外,处在最艰难时刻的拉霍伊,尽管曾让西班牙失业几乎突破600万,但西班牙工会号召力因腐败而出现的大衰落,让“在西班牙最痛苦的地方多次下刀”的拉霍伊四年来只遭遇了一场大罢工,而未大幅创伤劳工权利的萨帕特罗则曾一年遭遇过两次,这导致拉霍伊未遭遇较剧烈的反对运动,危机中的西班牙社会在折磨中也相对平稳,习惯于长期高失业率的西班牙社会也间接帮助拉霍伊熬过最艰难的任期,幸免在任期未满前大选。           

关于作者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