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子网购加菲猫收到死猫

0


友行传媒卖家在微信朋友圈秀“诚信”,打动不少受骗者。王小姐万万没有想到,打开笼子的那一刻,她没有看到自己心心念念的加菲猫,而是看到了一只土黄色幼猫的尸体。此时,曾和王小姐交流养猫经验的卖家,卸下“爱猫人士”的面具,公然叫嚣:你找警察也没有用,这件事没人管得了。王小姐并非是这伙骗子唯一的“猎物”。短短一个月,

卖家在微信朋友圈秀“诚信”,打动不少受骗者。

  王小姐万万没有想到,打开笼子的那一刻,她没有看到自己心心念念的加菲猫,而是看到了一只土黄色幼猫的尸体。此时,曾和王小姐交流养猫经验的卖家,卸下“爱猫人士”的面具,公然叫嚣:你找警察也没有用,这件事没人管得了。

  王小姐并非是这伙骗子唯一的“猎物”。短短一个月,这伙人利用宠物网络交易的漏洞,至少恶意欺骗了十多名遍布全国各地的消费者。最令人气愤的还不是受骗者的数量,而是这些骗子在行骗过程中表现出来的娴熟手法和猖狂态度。

  网购加菲猫惊变土猫尸体

  王小姐是江苏淮安一位资深爱猫人士,渴望拥有一只白色加菲猫已近一年。一个月前,在寻遍当地宠物店没找到合适的猫咪后,她决定到网上碰碰运气。王小姐在58同城上选择了一位自称在上海的卖家,简单沟通后,卖家提出用微信交易,王小姐同意了。

  加过微信后,为了核实卖猫者身份,王小姐还特意浏览了这位名为“爱生活,爱宠物”的交易者的微信朋友圈,发现对方的朋友圈里晒着数十份交易记录和宠物照片,时间可以追溯到今年4月份。在最近一份朋友圈分享里,这样写着:“我不认识你,但我给你发货。你不认识我,却敢给我打款……感恩一直相信我的陌生人,早安。”

  看过朋友圈后,王小姐基本相信了这位卖家的身份。但出于安全考虑,她还是要求对方提供了白色加菲猫的视频和营业执照。视频中活蹦乱跳的小猫和营业执照,让王小姐放下了疑虑。她不仅按对方要求转账了5500元购猫费用,接下来两天又应其要求转了530元检疫费。

  但,王小姐很快就发现自己上当了:卖家发给她的猫不是通过约定好的空运送来的,而是用货车拉过来的。笼子里的小猫也不是约定好的白色加菲猫,而是一只刚刚断奶的中华田园猫。更令人难过的是,由于过早离开母猫,这只可怜的小猫在大货车里不吃不喝两天后,已经死了。

  通过微信跟对方沟通,对方称王小姐遇到的问题是由于发货部失误造成的,正在联系财务部帮王小姐办理退款,要王小姐耐心等待。但10天后,王小姐不仅没有收到退款,还发现自己被卖家拉黑了。

  一月内十多人遭遇同类骗局

  意识到自己被骗后,王小姐在百度贴吧上海宠物吧里,看到了一个名叫“smgedd”的网友发的帖子。这位网友同样通过微信向上海一个卖家购买白色加菲猫,同样看到了营业执照等证明,最终同样收到一只普通田园幼猫而非加菲猫。

  王小姐觉得这个经历和她太相似了,在和“smgedd”建立联系后,“smgedd”邀请她加入了一个维权微信群,这个群由近期在网络购买宠物过程中被相似手法欺骗的买家所建立,人数已有20多个,且还在不断增加。

  这些买家都是以数千元的价格,向自称位于上海的卖家购买名贵猫幼仔,最终都只收到了普通田园猫的幼仔,且大多是病猫。由于手法相似,他们怀疑是同一团伙所为。

  晨报记者梳理发现,在这20余名消费者提供的卖家信息中,有10多位买家联系的卖家,与“爱生活,爱宠物”这一微信号有千丝万缕的联系:他们联系的业务员多为丁某峰、万某欢,这些业务员大都自称来自“上海宠爱宠物养殖基地”或“上海多美养殖基地”,买家们的钱大多被要求打入王某、黄某华、或孙某水的账户中。此外,买家收到的业务员电话、微信号以及店铺地址也多有重复。

  卖家信息经核查都是假的

  晨报记者逐一核对后发现,这些卖家发布在58同城、赶集网、以及淘宝网的信息页面几乎已全部无效,手机联系方式也大多处于空号、停机或关机状态,仅有少部分号码依然继续使用,其中微信名为“爱生活,爱宠物”的卖家电话依然可以接通。

  晨报记者随后以买猫人的身份打通了“爱生活、爱宠物”的电话。接电话的是一个女子,自称在上海嘉定区,手上有很多猫,包括记者想买的白色加菲猫。得知记者也在上海并想当日看猫后,女子态度大变,称公司今日休息,想见到猫要等到第二天,并为记者提供了一个嘉定区大安路、俞湾路路口的地址。第二天,记者再未打通过这个电话。随后,记者找到对方所说的嘉定区大安路、俞湾路路口,发现这里十分空旷,仅有一些高科技企业在路两旁,几乎没有民居,更别提什么猫舍。

  随后,记者又以东北买家的身份加了“爱生活、爱宠物“的微信,听说记者想要网购猫咪后,对方十分热情。然而,当记者提出要到上海自己取猫而非空运后,对方便不再对记者做出任何回应。

  记者又赶到浦东新区三灶港路638号,根据营业执照,这应该是上海多美犬舍养殖基地的地址。记者发现,三灶港路是一条仅容一车通过的村前小路,而638号实际是祝桥村一户民居。住在这里的村民告诉记者,这是他的家,不是什么卖猫卖狗的地方。

  卖家:这事谁也管不了

  买家:不知该找谁处理

  经侦警方工作人员:这种方式确实很难定性为诈骗

  12315:在微信平台上发生的个人卖家与消费者之间的纠纷,暂时还无法监管

  王小姐等买家说,相比被骗所受的损失,这伙人的猖狂态度更令人气愤,竟公然表示“报警也没用,这事谁也管不了”。

  据王小姐等受骗者反映,这伙卖家先是通过58同城、赶集网发布信息,然后将买家骗到微信交易后立刻删贴,这使得58同城、赶集网等平台很难干预。而在淘宝网上,他们为了回避淘宝平台的监管,更是以淘宝网不允许活物买卖为由,要求买家利用微信交易,进而规避淘宝网对卖家的监管。

  王小姐等受害者说,因为这伙卖家的目标主要针对异地买家,大大增加了消费者的维权难度。这段时间她在几个派出所之间跑来跑去,先是在当地派出所报案,对方要她带着资料去找上海警方解决,上海警方却告诉她这件事首先应当在当地立案,然后由上海警方协助调查。

  晨报记者随后咨询了一名经侦警方的工作人员,对方表示“这种方式确实很难定性为诈骗”。该工作人员说,如果这些卖家收到钱款后,没有给买家寄猫,那可以说是欺诈。但目前的情况是他们寄了猫,只是寄的猫是其他种类的猫,这就使事件性质更接近于民事纠纷:买家认为自己高价买了土猫,卖家却可以称自己的猫就值这么高的价格。由于猫的种类和价格没有统一规定,买家和卖家就变成了各执一词。

  晨报记者随后又咨询了12315,工作人员表示爱莫能助:“12315目前的业务范围集中在B2C(商对客)领域,在C2C(客对客)领域,还发挥不了作用。”

  而受骗的人数还在不断增加。目前,受骗买家已在浙江东阳、浙江温岭、浙江宁波、山西太原等多地向警方报警并做笔录。“我们明明知道骗子很多线索,却不知道该找谁帮我们处理。”一位受骗买家说。(实习生 张益维 记者 叶松丽)

关于作者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