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西班牙选举法看看病

0


给西班牙选举法看看病, 西班牙不是号称有最先进又好的选举系统和规则了么?还要我这“半瓶子醋”来乌鸦嘴下?这或者没错,但某些如选区分配规则和算票法,却未必很公平很合理或不够合理。不过,这是由来已久的缺陷,属于一种削弱小党利益的缺陷,也因此,被大党视而不见装耳聋,因为削弱小党利益必然是让大党受益,所以在权力舞台上的大党(人民党和社工党)也就任由这些缺陷存在下去。从 给西班牙选举法看看病

  欧浪网12月29日(柳传艺)报道, 西班牙不是号称有最先进又好的选举系统和规则了么?还要我这“半瓶子醋”来乌鸦嘴下?这或者没错,但某些如选区分配规则和算票法,却未必很公平很合理或不够合理。不过,这是由来已久的缺陷,属于一种削弱小党利益的缺陷,也因此,被大党视而不见装耳聋,因为削弱小党利益必然是让大党受益,所以在权力舞台上的大党(人民党和社工党)也就任由这些缺陷存在下去。从本次12月20日的首相大选结果,可看到这些不合理规则对小党利益暴露出比以往更严重的损害,也违背了民主主张的多党参与原则。

  先看本次选举的结果,如图表,列出了最终能进入议会(指国会两院里产生首相的下议院,下同)占有名额(议席)的十个党派,以席位多寡排序,在议会350个名额里,人民党分得123个席位,成第一势力,其余依次是社工党、我们能党、市民党、共和党erc….。

  注意第八、第九位的左翼iu和巴斯克bildu党,两党都是仅分到2个席位,但是,在所得选票上,左翼得92万多张,bildu党是21万多张。

  这就奇怪了,左翼比bildu的选票多了四倍多,为何一样2个名额?

  更离奇的是,第五的共和党erc得票59万多张,却分到9个议席,以及此后第六位的pnv、第七的dl,得票分别是56万和30万,但两个家伙分别分到8个和6个,远远多于左翼iu的2个。

  

  到底出了什么事?难道选举委员会的老爷们,在用“汉特算票法”瓜分议员名额时,连加减乘除都不会算了吗?人家左翼总共获得了92万个选民的投票支持,分到的名额竟然比得票只有30万要少得多,真是活见鬼,到底哪里算错了?

  

  可以说,这就是西班牙选举里的“毛病”,让左翼成为每次选举都是“最亏大了”的人?得治。

  

  西班牙常说的是,依据议会的比例分配代表制,大约是每一名议员代表四、五万选民左右。

  议会共350个名额,分摊到全国50个选区(省),每一选区无论人口多寡,先分给基本名额即2个,然后再依据人口做递增分配,民主的目的和宗旨是,让四、五万选民能有一名议员代表,如,名额最多的是马德里,为36个,巴塞罗那省第二,为27个。

  参选各党也就是争夺各个选区的议员名额。即是说,如人民党夺得的123个,是在全国50个选区所得的合计名额。

  西班牙适用的是“汉特算票法”,基本原则是,在一个选区里的参选各党,若得票不到3%,先被排除出局即无份分议员。这一3%门槛“害死”不少小党,因几十年都低于此得票率,所以愣是挤不进议会,也所以,本届进军议会的有70多个党派,最后只有10个党派能占有一席之地,2011年上届,则有14个党派能进入。

  

  从图表可看到,人民党得票721万张分得席位123个,其次社工党得票553万张得席位90个、我们能党518万张得席位69个。如把得票平均分摊到每一席位,人民党是能以5万多张选票分得一席,社工党是6万多张得一席,共和党也是6万多张得一席。但只有2个席位的左翼iu,则是每一席要付出46万张选票的代价。

  这非常不合理,因为前面那些党派都是大约用5到7万选票能捞一席位,而左翼却要付出高出六、七倍的票数代价。

  图表里引人注意的是全国得票率,共和党erc总得票率2.39%,而左翼iu的得票率是3.63%。

  如果依据汉特法的3%门槛原则来瓜分全国350个名额,那么,左翼在全国得票为92万,属于得票第五,但在议会排座次时,左翼iu没捞到第五把交椅,屈居老八。

  

   “这么回事?为何每次分给我的都是那么一小块?”左翼iu每次都有“分赃不匀”发问,因为在上届2011年也差不多,得票多于人家,但人家愣是分到的比你多。

  

  这是因为,瓜分350个议员,并不是从全国得票上来一个汉特比例和3%门槛原则(关于“汉特算法”,笔者此前曾有专门文章解释,因篇幅问题,此次不再赘述)来瓜分,而是瓜分法适用在各个选区。

  以马德里选区为例,如下表结果:

 

  如前述,马德里选区分配有名额36个,进军马德里的几十个党也是在争夺这36个名额。

  从图表里可见,最后只有五个党派能分到马德里名额,其余得票不达3%的几十个党派,被排除出局即不能分议员。此次,在马德里得票第五就是左翼iu,在马德里的得票率为5.26%,选票19万张。这一马德里选区得票,让左翼分到了2个名额。这也是左翼仅分到的仅有名额。也就是说,左翼仅在马德里选区的得票达3%以上,所以分到了可怜的2个名额,而在其余49个选区,皆因不达3%而被踢出局,连分议员的资格都没有。

  来自加泰罗尼亚的共和党erc,以总得票59万就能分到9个名额也可以于此获得解释。

  因该党的竞选集中在加泰下的巴塞罗那等四省选区,比如在巴塞罗那得票就41万张,得票率为14.48%,仅在巴塞罗那选区就分到5个名额,等于说,erc在加泰四选区都捞到3%以上得票率并分到名额,代价是凭6万多张选票分到一名议员。

  左翼就“最亏大了”,因为它是一个全国性的政党,在全国50个选区都有选民支持,合计得票92万张,但却只有马德里这19万张选票“有用”,在其余49个选区捞到的72万张选票,全部是“竹篮打水一场空”,这就有了以46万张选票才换来一个议员名额的最沉重代价。

  这也暴露出西班牙民主选举法里的不公,也是要修改的原因。

  也所以,每次选举结果出来后,左翼iu都是因自己才分到那么一丁点,脸色难看的连针都插不入,粗红着脖子对首相拉霍伊说:“马利安诺拉霍伊老大人,46万个选民才有一个人民代表,你自己就6、7万支持者就有一个,您老觉得合适不?”,“名额不能这样分的,应该是结合选区得票,再加全国得票率来瓜分才合理吧。” 拉霍伊和以前的萨帕特罗一样,支支吾吾,说:“是啊,似乎哪里不太对劲是不?得研究下才行…” 结果,研究来研究去,每届选举还是老一套瓜分法,因为对拉霍伊的人民党和萨帕特罗的社工党都有利,不然,因名额是固定的,要修改瓜分法,他俩能分到的定然会少点,这是不行的。

转自<欧浪网>

关于作者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