攻陷巴士底狱背后尴尬的真相,法国国庆日到底是在庆祝啥?

0


转自新欧洲:作者: 七七今天是7月14日,法国的国庆节,谷歌今天的界面好萌! 这个日子又叫做“Bastille Day”,巴士底日,所以我们一般的理解是:这是为了庆祝1789年的7月14日那天,长期被压迫的巴黎人

民在敌人持续的炮轰之下艰苦作战,最终攻占了象征王权罪恶和封建制度的巴士底狱,解放了被关押的劳苦人民,为推翻残暴的封建王朝统治阶级打下良好的基础,标志着法国大革命的全面爆发。
 

整个19世纪里,学者们都对这场人民起义进行了大量的歌颂,更是给它抹上了浪漫悲壮的色彩。

然而事实上。。。攻占巴士底狱这一事件并不完全像流传中的那样伟大光荣。
 

先说说这座被巴黎人民恨之入骨的监狱Batille。

建造于14世纪的巴士底狱最开始是一座防御英国人进攻的军事城堡,那里驻扎着皇家军队。后来巴黎不断扩建扩建。。。这座城堡的位置从郊区变成了市中心。。。就没法继续当军事堡垒用了啊!于是在14世纪末期,国王把它改造成皇家监狱,用于关押政治犯。
 

到了17世纪末期时,里面其实都没关多少人了,最多的时候也就30个犯人,主要是一些反叛的贵族,欠债不还者,与贵族小姐夫人有染的流氓,异教徒,写煽动性文章的文人等等。

其中一些人是经过法院审判而入狱的,另外一些是被国王使用“lettres de cachet”送进去的。

这个“lettres de cachet”是当时法国国王的特权,看谁不爽就可以一张纸签个字,然后直接把那人不经司法程序地丢进监狱,也就是说,那个人可能什么事都没犯就那样莫名其妙地被剥夺自由了。
 

在路易十四去世之后的第二天,摄政王奥尔良公爵对巴士底狱进行了盘查,结果发现:有上百名囚犯都是被路易十四用王之特权丢进去的!

这件事深深地影响了法国人,扩大了大家对巴士底狱的恐惧和憎恨。

另外,当时一些有名气的哲学家、文学家都被投进过巴士底狱,包括现代百科全书的奠基人德尼·狄德罗,雅克·布里索,剧作家Pierre Beaumarchais,伏尔泰甚至被抓进去两次。
 

由于好多意见领袖都进过巴士底狱,以至于到了后来,人们更加坚信只要进了巴士底狱的其实都是好人,巴士底狱就是惩善扬恶的象征。

实际上从18世纪开始,国王都基本不适用王之特权了,但路易十六在1787年对巴黎最高法院的两名法官、以及这个时期的奥尔良公爵使用王之特权时,激起了民愤。。。

大家是这样觉得的:把流氓和游手好闲的花花公子丢进监狱我没意见,同样的做法实施在认真贯彻法律、主张平权的官员身上,那是暴政啊!

巴士底狱就这样又给自己拉了仇恨。

除了阴森森的巴士底狱之外,人民还有很多不爽的点。

首先,生活太疾苦!

那个年代里,对于工农阶级来说,面包就是奢侈品——既贵又极度短缺。大多数巴黎人要花每日四分之三的收入来买面包填饱肚子。而此刻王公贵族们还在花着人民大量的纳税钱过着穷侈极奢的日子。

其次,权贵们不理会我们的意见!

当时的法国有一个“三级会议”,“三级”分别指教士(第一等级)、贵族(第二等级)和市民(第三等级)。当国家遇到困难时,国王就会召集会议,请大家帮忙提意见。
 

1789年,路易十六发现一个严重的问题:王室没钱啦!整个法兰西都陷入经济危机啦!
 

于是,尘封了175年的三级会议被国王挖出来召开:各位都说说该怎么拉动经济啊。

然而代表贵族的第二等级代表表示,我们拒绝参加这个会议,不想讨论这个话题,我们建议不要开这个会。

当时已经开始向往启蒙运动提出的“自由”、“民主”等概念的第三阶级这时候站出来说:

我们建议,让不用交税的第一等级、和只用交一点点税的第二等级都共同平等来承担交税的责任!然后要组建由平民说了算的国民议会!起草宪法!我们要向君主立宪制过渡!

路易十六:。。。条件太多了,贵族们不会同意的,拒绝。

人民:呵呵,你拒绝我们就怕了?我们一样要把这个国民议会组建起来!
 

当占大多数的第三等级人民把国会弄起来时,路易十六怕了。。。他马上把皇家部队派到巴黎市里几个关键位置去驻扎:凡尔赛宫,战神广场,圣·丹尼等等,想要吓一吓人民。

然而并没有什么用,不仅是国会,国民警卫队也被组建起来了,并且成为了世界上第一批使用蓝白红三色帽徽的人——蓝色和红色代表巴黎,白色代表国王。一些教会人员和贵族也自发地加入了第三等级。

王室与人民之间的矛盾不断被激化,到了7月11日,国王作死地点燃了一根导火索:开除了财政总监雅克·内克尔(Jacques Necker)。

这位财政总监一直尽力为百姓办事,他支持召开三级会议,促成第三等级代表人数与特权等级代表人数相等,也主张各等级纳税平等,总之,当时的人民把他看成是“法国的拯救者”。
 

这起炒鱿鱼事件触发了巴黎连续几日的地震级大动荡。。。

7月12日,一大群人围到巴黎皇家宫殿前要求内克尔复职。。。面对躁动的人群,军官们命令警卫用武力维持秩序,然而警卫们却反水了一把,不仅拒绝向民众开火,自己也加入了叛乱的人群中!

于是,那些固守职责的皇家军队被人民打得落花流水,被赶出城市,大量朝廷办公室也遭到了洗劫和破坏。

从7月12日到13日,巴黎市民把全市的枪店和小型兵工厂里的武器洗劫一空,连私人收藏的都不放过,大家那会儿满脑子想的就是,我们一定要有武器!

7月14日上午,上千人开始在巴黎游行。他们先是不费吹灰之力就攻占了当时用作军医院的荣军院,得到了3万多支枪。然而有了武器,却没有找到足够的子弹和火药。。。
 

这时候,荣军院的一名警卫表示:巴士底狱里有250桶火药和铅弹!

那就向巴士底狱出发吧!!

上午11点左右,人们到达巴士底狱。那里除了监狱长洛奈侯爵Marquis de Launay之外,只有大约120名士兵在把守,还都是老弱病残的那种。
 

一开始,人们满心希望洛奈侯爵能像荣军院的军官一样立马将巴士底狱拱手让出,监狱长表示,你们先别打,先派几个代表进来我们谈判谈判。
 

代表们进去了,他们提出两个条件:第一,把荣军院里的18台现在对着民众的大炮都撤下,不要与民众为敌;第二,投降,并交出巴士底狱里的火药。

监狱长:撤炮台这个我同意,可是投降交出火药这个我就办不到了,毕竟市政府刚刚才传来圣旨,让我拼死保住巴士底狱啊!

代表:不行,必须交出火药。

监狱长:。。。我们一起吃个饭慢慢谈?

就在双方谈判时,下午1点30左右,一小撮群众通过一个隐蔽的吊桥溜进了巴士底狱。监狱长一看整个人都不好了:还没谈判完你们怎么就带着武器冲进来了?!士兵们快开枪打跑这些侵略者!

于是堡垒里开始激战,堡垒外的人群也开始进攻,把从荣军院夺来的炮台对准巴士底狱,而巴士底狱的炮台已经在谈判时撤掉了。。。就这样数千人对着100多个人打了3个多小时,监狱长招架不住了,再抵抗下去,他和他的士兵们都得死。。。
 

到了下午5点钟左右,监狱长正式投降,起义军冲进巴士底狱,把监狱长和他的士兵全部抓起来,然后冲进监狱解放犯人。

当打开监狱大门那一瞬间,人们惊呆了:

说好这里关押着几百个犯人,现在怎么只有7个?

而且这7名犯人中有一位犯的是放荡罪,两名被认定是精神病患者,另外四名是伪造犯,没有一个是跟政治有关联的。

 

点击申请JAZZTEL网络申请

起义军把监狱长洛奈侯爵押送前往市政厅去受审,然而在路途中,他被拖出来殴打、用刀乱刺,最终被斩首,头颅还被挑在高高的枪尖上游街。。。
 

就这样,攻占巴士底狱成了法国大革命爆发的标志。各个城市纷纷仿效巴黎人民,武装起来夺取市政管理权。可怜的路易十六虽然最终承认了国民议会,但还是在1793年被人民押上了断头台。

所以,起义军当时只是想抢一些武器,加上对巴士底狱有些怨念,所以才攻占了巴士底狱,并不是像流传的那样“巴士底狱象征着王权和封建制度。摧毁了它,象征着王权垮台和封建制度的瓦解。”

也就是说,当年打巴士底狱的这群人,一定程度上是“被英雄”了。
 

当人们想要选一个国庆日时,1789年7月14日也成了一个尴尬的日子,在保守派的眼里,这并不是史诗,而是暴民的集会,流血冲突的日子。。。

于是人们在1790年7月14日创造了一个新的节日:联盟节Fete de la Federation。

那一天,有将近60万人参加了巴黎战神广场上的集会,美国独立战争的英雄拉法耶特(La Fayette)以前来参加联邦节的代表的名义宣誓,法国人要相互团结起来,并和他们的国王一起捍卫自由、宪法和法律;随后,国王也宣誓遵守国民议会颁布的宪法。
 

在外省的居民则聚在一起,在同一时间共同宣读了这个盟约。

那一刻,相信每一个宣读誓言的法国人都是发自内心地热爱着这个国家的。
 

当时起草国庆日法律的议员Henri Martin说,“1790年7月14日,那是法国历史上最美好的一天,或许可以说是人类史上最美好的一天。一个国家真正的团结在那天得以实现。”
 

共和党人甘必大的一名追随者也曾在一个有4000多人出席的大会上发表演讲:“1789年7月14日,法国人民取得了自由。但是,哪里才是我们父辈伟大的光荣呢?是在1790年7月14日的战神广场上。从那时起,法兰西民族建立起来了。”
 

不过到了1880年法国国庆日的法案正式通过时,文件中并没有说明要庆祝的是哪一个7月14日。而1790年的全国上下齐心大团结最终也被证明只是个空喊的口号而已,于是到了现在几乎每个人都认为是在庆祝攻陷巴士底狱了。
 

以上就是关于法国国庆节由来的故事,关于攻占巴士底狱的部分可能有些细节和其他版本的不尽相同(因为流传版本实在太多。。。),但主要故事走向是一样的。所以说,历史这种东西,你读到的,都不一定是事实呀。
 

ref:

https://fr.wikipedia.org/wiki/Prise_de_la_Bastille

http://alphahistory.com/frenchrevolution/fall-of-the-bastille/

http://mmdays.com/2008/12/24/bastille/

http://www.bbc.com/news/world-europe-23280120



来自皇家的避孕力量!查尔斯王子剿松鼠法席卷英国:喂Nutella巧克力酱

想和法国人套近乎,这句话比bonjour 好使多了!

妇女节招谁惹谁了,被女生女神女王节如此嫌弃?

他在北极浮冰上架了台钢琴,然而背后的故事却让人唏嘘…

川普说瑞典要暴乱,瑞典不敢不暴乱…这究竟是神预测还是乌鸦嘴啊

不要再给我一分钱啦!一欧分硬币应该这样处理。。。



关于作者

留下你的回复